第二百六十八章 入學考試

話說,頓時感覺到自身的頭頂上像是有著一排排黑色的烏鴉給齊齊飛過的炎欣夢,這一瞬,欣夢更是感覺自身的膝蓋給中了一箭,雖然吧,武哥的這麽一番話語確實是全麵正解,但是?怎麽她給聽著感覺是這麽別扭?怎麽就感覺這心裏頭為什麽就是辣麽地不爽呢?

腦回路轉了個彎過來,嘶~、這不是就在明著說她同夢盈倆人的膽小如鼠嘛?也真的是夠夠地了啊,武哥你倒也真是實誠得可以,哪壺不開就專給提哪壺!

"嗯,武哥說得確實沒錯,上回我們可是都差點給廢了他家獨苗,現在要是我和欣夢倆人明晃晃地找著趕著去報名,倒還不知道對方會怎麽給找機會報複我們呢。∏∈燃∏∈文∏∈小∏∈說,我和欣夢倆人,這不是就來尋求庇護了!"麵對一同經曆過魔鬼訓練的小夥伴們,這一刻,夢盈那副淡然的性子倒也給變回了以往的幾分活躍了,頓時就給就著武哥所說的話語,附和般地點了點頭,再給莞爾一笑,衝著白皓他們輕眨了眨雙眼說道。

"嗬,你是說複淩那個家夥?沒事兒,小盈丫頭,欣夢丫頭,這個不足為懼。像這種垃圾,就算是給解決掉了也隻是為民除害而已。當然,你們還是要給注意自身的淑女形象的,不然這種事要是讓柳叔給知道了的話,還不得扒了我們一層皮!所以呀,下一回這種暴力的事情呢,讓莽夫那個家夥來做就好!嗯,好,這時間也不早了,那走吧,我們先去給辦理入學手續先。"然而,在剛剛給說到複淩這個名字的時候,白皓原本那雙溫和含帶笑意的雙眼,明顯地就給閃過一絲絲狠厲。而就在其轉瞬之間,白皓便很好地給掩藏起來。隨即,那以狠厲的眼神瞬間就給恢複了清明溫和的狀態。隨即就給衝著夢盈笑了笑開口說道。

"嗯。"夢盈頷回應道。

這對於白哥口中的這麽個複淩,說來也是倒了八輩子黴的悲了個催的。前些日子他們五人全都給額完成了那趟越非魔鬼特訓。正好是給脫離了苦海的那天,她同欣夢倆人在去到某吧的時候。正好就給遇上了賊心色膽極高的這麽個複淩,好巧不巧地,這人給瞅著了欣夢和夢盈她們倆人後,就像是狗皮膏藥似的,見著美人兒。就給趕巴巴地往前湊,然而吧,欣夢和夢盈她們倆人是極其厭惡此人的騷擾,就在對方的那一豬蹄甩過來的時候,隱忍不住的夢盈就不客氣地給了對方個過肩摔,而怒火,隨即也就是在那時就給點燃了......對方惱羞成怒了,這點是必然的,隨後,對方就給雙臂一震。幾十小弟頓時往前湊,而在夢盈同欣夢倆人三兩下地解決完畢後,對方賊心色膽不死的還給掏出了家夥,而就在這麽一僵持的時刻,白哥他們出現了。隨後,那一結局肯定是圓滿而帶美好的。小混混們全敗無疑。當然,那個賊心色膽的複淩,雖然沒被徹底廢了,但也離具體被廢不遠了。而他複淩還有著一個身份外掛,那也就是這所上京大學的校長。複建鬆的獨子......

"那白哥,走吧走吧。"聞其言,眼眸底閃著精光的炎欣夢,瞬間就給流露出一抹狡黠地光芒。隨即就給湊到白皓身側,拉著他快步向前走去。絲毫是沒有給注意到自家老哥那一微抽的眉頭和陰鬱無語的神情。都說女生外向啊......看來還真是!

隨後,一行人便給踩著細碎的步伐,風風火火地就給來到校長辦公室。

校長室,是學校行政的決策指揮機構。

這裏是校長辦公室內,

一行人圍坐在茶桌旁。看著這位複建鬆校長一副行雲流水的注水煮茶風範,眾人倒是都給不由得都給側目了一下。尤其是有著半吊子茶藝的夢盈,也更是有著言權的她心頭也是微微訝異著,隨後,夢盈更是不由自主地在心頭給點了個讚。

"嗬嗬,小夥子,小丫頭們,來,先給嚐嚐複叔衝的茶味道如何。"見著眼前的這五位俊男靚女,複建鬆倒還是給端著那副慈祥溫和的笑臉,就給點頭衝著這五位年輕人給笑了笑道。

依言,眾人道了聲謝後隨即就給端起麵前的茶杯細飲了開來。

見著五位俊男靚女的年輕人這麽地乖巧,複建鬆心頭微暖的同時隨即就給想到了自身那個不成器的兒子,再給想著他的那個不成器的兒子現在還給躺在醫院,也不知是哪路人所為,他複建鬆的眼底裏更是直接地就給泛有過一抹寒光,一閃而過,隨後,他複建鬆也就給掛著抹笑意說道,"嗬嗬,關於你們幾個的特殊性,周老倒也已經是同我說過了,當然,我也已經是給聽說了你們這三個小家夥高二高三的知識理念,都是全權自習的,所以,在此之前,依照校規,我要給你們進行一次入學考試。你們幾個都沒有什麽意見吧?"話落,他複建鬆便給笑著看向了夢盈同欣夢還有炎尹辰他們仨人。

"可以。"這是淡然神色的夢盈頷道。

"沒問題。"這是似笑非笑的炎尹辰點點頭道。

"請便吧。"這是聳聳肩似乎無所謂的炎欣夢道。雖然話是這麽說,但她炎欣夢心頭卻是給不屑地無語了句,都決定了還詢問他們有沒有意見?那他們能給明說有什麽鬼意見嘛?

當然,之所以這麽風輕雲淡地答應下來,那是因為,在越非邊境的那兩年魔鬼訓練,連帶著訓練的,還有他們的知識理念。畢竟,他們目前的身份可還是窮學生黨一枚。

聽著這三位年輕男女不約而同的肯定答案,本就在預料之中的複建鬆隨即就給笑了笑。

而,給搞定好了學生這邊三位的入學考試一說,頓時,這下一瞬間,複建鬆就將目光給落在了白皓同武鬆的身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