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興不說,一定會在自己的耳邊唧唧喳喳的諷刺嘲笑的,李師師才不願意這試驗新相機的激情被秦凱給破壞了。

說完,她好像怕秦凱會改變主意跟著自己來似的,匆匆的對郭麗華彎了彎腰:“老媽您慢慢吃,我自己先去了哦。”

“咦,你就等等秦凱嘛。”郭麗華希望能夠讓他們兩個能有些多多親近的時候。

可是李師師卻已經抱著相機跑了出去,回頭笑著說:“沒事,今天早上起來早了點,讓他喝了咖啡休息一會兒吧,我自己去好了。”

秦凱皺著眉頭說:“這個瘋子,有這麽激動嗎?不就是拍照嘛。”

“那是你不了解一個藝術家的心思,她有了創作的激情,是不能忍受一時半刻的等待的,所以才會不想要等慢吞吞的你嘛。”郭麗華一邊喝了一口果汁一邊不滿意的搖搖頭,對秦凱說。

“老媽你是幫著她還是幫著我說話?”秦凱端著咖啡杯問郭麗華。

看樣子這個老媽還真的是喜歡上了李師師,居然會為了她說自己沒有藝術品味,還會說自己慢吞吞的。

糟糕了,不知道以後自己跟李師師分開的時候最傷心的那個人會不會是自己的最親愛的老媽呢。

秦凱有些擔心起來。

“無論如何,我是為了你們好。”郭麗華淡淡的說,她看著秦凱,好像在猜測他內心的真實想法似的。

可是她也知道,如果秦凱不願意說出來,她也不見得能夠猜到。

不過郭麗華對李師師的喜愛卻是要表達出來的,她就是這麽一個率直的真性情,不管對方是不是自己的孩子。

“幹嘛要這麽喜歡她呢?”

“因為你娶了她,就是我的孩子。”郭麗華的話讓秦凱真想告訴她,李師師的老婆身份不過是一個道具結婚證的產物而已。

可是他不能說,他不敢讓郭麗華知道自己的計劃,也不想要她擔心,因為這個秘密的婚姻涉及的組織是龐大而可怕的。

那個霸權主義的國家和他們的組織,現在的目的還不明確,不過一定不會是一個簡單的特工失憶個例。

則的話,李師師出現的地方也不會有那麽多的危險存在。

或許不知道的人還都以為這些暴力的事件跟秦凱有脫不開的關係,是他的囂張霸道得罪了生意上的對手。

說不定臉李師師也是這麽想的,可是秦凱事後分析調查以後,覺得這不一定全是自己的原因,或者針對的人不見得是自己。

最開始的事後,奧德裏奇不也派人來追擊自己和李師師嗎,可是他絕對不是單純的想要得到這個女人而已。

奧德裏奇是一個精明的商人,也是一個有著神秘背景的人物,他做出的決定不是一個普通的花花公子那麽膚淺的。

再說了,想要李師師,他也用不著製造那麽大的一個場麵,這樣下去會讓他招來很多的麻煩的。

最嚴重的是,尹若蝶的失蹤跟李師師脫不了幹係,秦凱必須要把李師師綁在身邊才能知曉這些答案。

因為他覺得,想要通過李師師得到些什麽的人可不止自己一個,一定有很多人在覬覦這個失憶的特工。

婚姻就是起到這個作用,秦凱不能告訴郭麗華。

“好吧,那我也覺得你有些誇張了,自古以來婆媳關係都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你幹嘛要破例?”秦凱說得倒是很輕鬆,其實他真的希望能夠按郭麗華別那麽喜愛李師師。

“因為我本來就不是一個惡毒的婆婆啊。”郭麗華心裏有些好笑,秦凱越是這樣她越是不想要他得逞。

如果他隻是玩玩而已,也用不著結婚啊。

“總之我覺得,你別對她那麽好,省得她恃寵而驕,到時候欺負我你可就要心疼死了。”秦凱喝光了杯中的咖啡說。

郭麗華看著兒子,目光中有些深意,但是他卻沒有看到。

李師師拿著相機興衝衝的從餐廳跑出去,她看到那些藍得讓人感動的天和海,還有各種各樣的雲,各種各樣的椰林樹影,還有海底的那些斑斕的生物,興奮得不知道該從什麽地方下手了。

“怎麽辦,到處都這麽美麗,我又何德何能,可以把這些奪人心魄的美景收錄下來呢?”李師師顯得很是倉惶。

在這樣的

大自然的造物下,李師師覺得自己何其渺小,怎麽能做到記錄下這些無法言語的極致景觀呢。

李師師左右看看,上下看看,到處看看,越看越覺得有些膽戰心驚了,她被各種各樣的美景給震撼住了。

不過李師師也是一個有著慧根的女子,她很快就想明白了,這樣的一個境況下,她隨便按下快門都可以得到一副美輪美奐的畫卷啊。

何必這麽糾結的把自己給困在一個簡單的思維裏麵呢。

李師師如同醍醐灌頂,她有些懊惱的拍拍自己的腦袋說:“你有時候真的是傻掉了,怪不得要失憶呢,腦子是怎麽長的。”

於是她抱著相機隨處的拍著,然後一幅幅的欣賞著那些拍下的照片,她覺得在這樣的美景前,每一個人都是藝術家。

這個工作的難度太小了,要找到一些怎麽看都不是景色的地方拍下的照片才能考驗自己的功力呢。

比如說,在某些場合,拍下某些小的像微雕的文字。這個念頭讓她的心裏有些吃驚,或者自己曾經做過這種事情嗎?

李師師一下就淩亂了。

李師師怔怔的站在沙灘上,她想要讓腦子清醒一下,回憶起自己是否曾經真的有過那樣的經曆。

針孔攝像機,細小的文字,緊張的氣氛,這種感覺在腦海中簡直是呼之欲出,可是李師師卻想不起來到底是何時有過這樣的事情。

如果這不是自己的切身體會,怎麽會有這麽真實的感覺,可是如果有,那麽是在什麽情況下呢?

李師師覺得自己的腦子真是非常的漿糊,而且越想越讓她覺得混亂,整個人也陷入一種迷茫的狀態之中去了。

“喂,你在幹嘛?試用期就這麽懶散嗎。”這時候,從房間裏走出來的秦凱遠遠的看到了李師師站在那裏發呆的樣子。

她傻傻的站在海水中,浪花漫過她赤裸的小腿,浸濕了她的裙子,可是她卻捧著相機什麽都沒有做,任憑海風吹拂著她的長發一動不動。

這是什麽意思?

秦凱心想,她是不是又在偷偷的背著自己想些跟她的身份有關係的事情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