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這件事沒那麽難理解吧。”約翰哈哈一笑,一下子將沉重的氣氛掃除了,卻在下一刻轉向了李師師:“很顯然,他們都盯著你,因為你身上握有能夠開啟這股力量的鑰匙。”

約翰一邊說著,一般摸著下巴,像是在觀察什麽珍惜動物似的,繞著李師師轉:“也難怪了,隻開發了那麽0.001%的力量就那麽可怕了,如果完全開發出來的話,那會是什麽樣的結果呢?我還真迫不及待想知道了。”

即使隔著厚厚的眼鏡片,李師師也能感覺到約翰此時打量著她的目光有多麽直接,就像要將她的衣服撕開,然後拖到手術台上解剖的感覺。

李師師不由得顫了顫,總算明白秦凱口中的那個“瘋子”是什麽了。

不管是眼前的這個人,還是那晶石,還是那些在背後追逐這那本來不屬於地球上該有的力量的人。

天,瘋子,都是瘋子……

他們是瘋子,那自己又是什麽呢?李師師自嘲地笑了笑,作為被瘋子追逐的獵物,或許在別人眼中,自己也不過是個瘋子罷了。

約翰很快轉移了目光,明明問的是李師師的事情,但卻是問秦凱:“怎麽樣?要不要把她交給我?說不定我很快就能找到你們想要的答案了。”

聽約翰這話,李師師不由得看向秦凱。

連這個剛見麵沒多久的瘋子都知道,她的自由權從來不在她自己身上。那麽秦凱呢?他會怎麽做?

“還用問嗎?”秦凱抿唇道:“我拒絕。”

約翰的口氣中帶了些不懷好意:“你沒有什麽拒絕的理由吧,還是說和這個女人**的權利讓你這麽不舍?”

忽視約翰那一點不把人當人看的說法,李師師垂下眼道:“如果能夠盡早知道答案的話……”

“不準。”就算李師師沒有說完,秦凱也知道她想說什麽,但是他又怎麽會同意?像是為了掩飾什麽,秦凱又道:“這件事到此為止,接下去我自己會處理。”

約翰似乎是盯著秦凱很久,隨後手一揚。

晶石朝著秦凱的方向拋來,秦凱一把接住晶石,看到約翰聳了聳肩道:“算了,反正也隻是一個比較花時

間的有趣的玩具罷了,還你。”

約翰勾起唇角,笑得別有深意:“不過拒絕了這一次,以後你可別哭著求我。”

“你大可放心。”

約翰走後,李師師癱坐在沙發上。

這些天來的事情都在李師師的腦海中一一回現,李師師想到那晶石的副作用,便後怕不已。

人總是這樣,對自己所擅長的事情反而更容易鬆懈下來。李師師本來以為這一次又是慣常的戰場,她是不可能會輸的,誰知不僅慘敗,還被狠狠刷了一道,若不是幸好有秦凱,那肚子裏的孩子……

秦凱坐到了李師師的身邊,摟住她的肩膀,讓她的頭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不會有事的,不管是誰……我都會保護你們的。”

李師師很想反問一句,真的是這樣嗎?哪怕哪一天她和尹若蝶走在了敵對的立場上,哪怕哪一天她們兩個同時陷入危機之中,他真的會選擇她嗎?

可惜,李師師始終不敢問出口。

終究李師師還是不信任秦凱。

兩天之後,在確認了身體並無任何異樣之後,李師師再次舉起了手槍。

秦凱知道這個時候勸說是有效的,隻好讓老鍾緊跟在李師師的身邊照顧她。

再次站在射擊場上,李師師所麵對的靶子還是和她之前讓她逃離此地的原因一樣。

那些嬉笑的假人,就像在嘲笑李師師一定不敢開槍似的。

李師師淡淡一笑,那就讓她來試試看吧。

拉開保險,瞄準,扣下扳機。

一連串的槍聲似乎都有了節奏一般,每一顆子彈都仿佛有生命一般,準確無誤,命中要害,無一遺漏。

體內仿佛有某種熟悉的感覺在蘇醒,李師師深吸了一口氣,睜開眼睛,看到那些被拉進的靶子上麵的子彈頭,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啪啪啪的掌聲在這個時候響起,胡子教官走了過來,眼中都帶了笑意:“真沒想到你還能拿起手槍。”

他轉頭掃了一眼靶子,道:“我可以知道嗎?你是怎麽克服心中的恐懼的?”

李師師放下槍,淡淡一笑:“因為,我有必須要戰勝一切也要保護的

寶物。”

信念能讓懦夫重新站起,而母愛會讓女人變成最強的戰士。

“是嗎?我明白了……”

自此,李師師重新拾起了荒廢了一段時間的技能。

射擊、潛伏、偵查、反應速度、各種冷兵器、各種交通工具的駕駛、高空彈跳、突然死亡等……原本以為很遙遠的東西,仿佛像是找到了路的孩子,所有的感覺都慢慢回來了。

在這期間,秦凱一直都密切關注著李師師的情況,不時會來到訓練場地來看望李師師。

“訓練也差不多了吧。”秦凱看到空中忽然下墜的戰鬥機,不由得心中一緊。

但那戰鬥機很快又飛上了雲天,並掉下了一個人影。

安全傘很快打了開來。秦凱不由得上前了幾步,走到落地窗前。

“很努力嘛,這孩子。”

胡子教官看著遠處那正在做迫降訓練的李師師,眼底閃過一抹欣賞:“可惜……”他舉起手中的酒,狠狠灌了一口。

秦凱以詢問的目光看去,一個聲音在這個時候響起。

“可惜他有個致命的弱點。”姚慕不知道什麽時候到來,目光越過秦凱望向朝著這個方向走來的李師師:“雖然在戰鬥中,冷武器是必不可少的,但是近身格鬥也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沒有辦法放開手腳的話,在戰鬥中一開始就落了勢。如果沒有辦法克服這一點,她永遠隻能是失敗者。”

胡子教官眯起眼睛,衝著姚慕嘿嘿一笑:“說得不錯。”他抓了吧台上的另一瓶酒,來到姚慕的身邊:“怎麽樣?和我做個朋友吧?”

姚慕臉上掛著一貫的溫淡笑意:“不了,如果是紅茶的,我會很樂意。”

“不管什麽時候都要保持高度的清醒嗎?”胡子教官忽然伸出手朝著姚慕的方向抓去。

姚慕表情未變,輕而易舉地閃過:“抱歉,我不喜歡別人碰我。”

胡子教官卻一點也不在意,哈哈大笑起來:“有趣,我喜歡有趣的人,你是軍人?保鏢?不,應該是更加厲害的存在才對。

胡子教官眯起眼睛盯著姚慕:“難道說你……”他說著,再一次對姚慕發動了進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