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裏想著,李師師不禁有些看呆了,這些都被秦凱看在眼裏,他毫不留情的說:“看傻了吧?本少爺的魅力讓你欲罷不能?”

“我呸,我不過是等得太久昏昏欲睡,你能不能利索點。”李師師當然不肯承認了,她拉著行李箱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樣。

秦凱輕蔑的說:“說你犯賤就是犯賤,既然你這麽仇恨我,為什麽卻要乖乖的在我身下陶醉?每次都假裝掙紮,其實還不是迎合本少爺?”

他怎麽可以這麽說話,他難道真的一點憐惜的心都沒有?

李師師被他說得委屈萬分,從來都沒有人這麽說自己的啊。犯賤?從小到大,總是被男生們捧著愛著,怎麽到了他這裏,自己就成了個犯賤的女人?

聽到了這句話以後,李師師就發誓一輩子都不要跟這個人渣說話了,要不然自己就真的是在犯賤了。

看到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秦凱還想等著她跟以前一樣的針尖對麥芒的來還擊自己呢,可是隻是看到她默默的拉著行李箱走到了門口等待著。

這是真的生氣了嗎?

有意思,她每次都是生氣了不久以後就又會被自己給逗得哇哇哇的叫,迫不及待的要來作對,來反抗的。

好吧,既然這次這麽有性格,那就看看你還能堅持多久。

於是秦凱也不跟她說話,打了個電話叫了房間服務生來拿著自己的行李下到大堂去,一路上李師師都默默的,而且拒絕了服務生的幫忙。

“先生,小姐,謝謝惠顧,希望下次繼續光臨本酒店。”服務生把兩個人送出了門,一輛豪華的接送車把他們送到了機場。

李師師麵無表情的拉著行李箱跟在秦凱的身邊,過了安檢,上了飛機。

兩個人誰都不理誰,好像是一對鬧別扭的小夫妻似的。

隻不過這兩個人都很好看,所以還是讓很多人偷偷的大量,議論著。

“你看,有一對跑到拉斯維加斯來登記的戀人吧,真的是好般配呢。”

“不過你看他們的表情,肯定又是一衝動來結婚的呢,好多人不都是這樣嘛,過不了兩天就分手了。”

“對啊對啊,好

多明星都這樣,知道布蘭妮呢,也是這樣的呢。”

“看兩個人的表情,一定是後悔了。”

“帥哥美女本來就薄情啊,所以還是要平淡夫妻才最真。”

耳邊響著這些話語,秦凱冷眼看去,李師師竟然還會是那麽冷冷的淡淡的好像沒聽到似的,這很不平常呢。

要是擱在以前,李師師早就跳起來給大家解釋了,她不願意被秦凱左右,也不想被人家誤會,可是今天卻默默的沒有說一個字。

難道真的生氣了,這種女人怎麽會這麽介意一句話呢,對於秦凱來說,這可是很普通的,他罵了不知道多少對他覬覦的女人。

但是那些女人都不會這麽生氣,還是會不管不顧的撲過來,裝吧,看你能夠裝多久。裝,也就是犯賤。

“各位旅客,歡迎乘坐……”空姐一口甜糯的聲音令人感到非常的愉悅,大家都落座了,舒舒服服的享受著旅途。

秦凱當然是頭等艙,李師師作為他的同伴,也是頭等艙。

可是就在秦凱昂首挺胸走進了頭等艙以後,等了好一會也沒有看到李師師跟進來,他心裏想,飛機也不過是這麽大,你想要躲著我嗎?

過了一會,一個胖胖的,簡直有李師師三個那麽大體積的黑人婦女搖晃著巨大的臀部走了進來。

空姐領著那個黑女人走到了秦凱的身邊,讓她坐在了那寬大的真皮沙發上,微笑著退了下去。

怎麽回事?這個位置不應該是李師師嗎,她在搞什麽鬼?

秦凱看著那個黑女人胖胖的胸脯還在起伏著,好像很累似的,她是跑來坐飛機的嗎?可是他暫時還不知道怎麽回事,也不想去問。

於是秦凱按了一下服務鍵,那個身材一流的空姐走了進來,看著他微笑得很是真誠。

這樣的目光秦凱看得多了,女人們看到他都是這樣,就連旁邊那個胖胖的黑女人也都一臉垂涎的樣子打量著他。

“怎麽回事,我的同伴呢?”秦凱問空姐。

“您是指的那位美麗的中國女孩嗎?她說她坐不慣頭等艙,讓我們幫她調換了一下。”空姐的話氣得秦凱張口結舌。

這個該死的李師師,她竟然敢不坐自己給她安排的位置。

不坐也就罷了,怎麽還換了一個這麽胖這麽黑這麽醜這麽老的女人過來啊。

“什麽?她真的這麽說的?”秦凱看到旁邊的黑女人笑得十分的甜膩,臉上的油汗浸透了廉價的化妝品,看起來就好像一張調色盤似的。

“是的,我們一定會盡力滿足客人的要求。”空姐笑嘻嘻,好像在諷刺秦凱似的,這樣一看就知道李師師是故意的了。

該死,她怎麽這麽自作主張,要是發生什麽意外可怎麽辦?

秦凱生氣的說:“她跑去哪裏了,把她換回來。”

“不好意思先生,你不能代表那位小姐做出決定,我們必須尊重她。”空姐看看秦凱又看看那個黑女人,好像在隱隱約約的暗示他不要有種族歧視似的,氣得秦凱頭都要炸了。

從來沒有一個女人敢這麽違逆自己,她李師師還真是要跟自己作對麽。

好家夥,要不是自己把她的護照給收了,說不定她還敢不坐這趟飛機呢,太過分了李師師。

秦凱站起來,躲開那個擠過來的胖女人。

“請帶我去找她。”

“好的先生。”這次空姐倒是很爽快,因為她也是服務頭等艙這麽多年的人了,知道不能過分得罪客人。

在空姐的帶領下,秦凱壓製著自己的怒氣,來到了從來都沒有去過的經濟艙。

她倒是徹底,連商務艙都沒有去,居然直接就換了一個經濟艙,怪不得那個胖胖的黑女人一進來就興奮的到處看著摸著呢。

看著人頭,秦凱皺了皺眉,來到了正坐在那裏閉著眼睛聽音樂的李師師身邊。

“你給我起來。”看到她那悠然自得樣子不由得讓秦凱氣不打一處來,要是真的跟自己賭氣,也該一副很可憐和寂寞的樣子啊,怎麽還這麽舒服。

空姐不高興的打斷了他:“先生,請您安靜一點。”

“什麽,你。”秦凱回頭怒視了空姐一眼,嚇得人不敢說話了。

李師師還是無動於衷,看都不看秦凱一眼,居然還跟著音樂哼哼著,而周圍的人都好奇的看著秦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