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決賽前的慣例,兩隊的介紹自然不能少。

廣播開始隆重的介紹所有登場人員,跟誠凜男籃一樣,女籃的球服也是黑色,為了學校的麵子問題,誠凜女籃終於有了真正意義上的帶隊教師,即使夏葉她們一次也沒見過他。

接著是安西教練的介紹,下麵則是首發球員的介紹,分別是五號早川夏葉,四號植原秀麗,六號齋藤小理子,七號香木晴,八號綠間香奈,河裏淺美作為備選人員沒有被介紹。

隨著廣播介紹到對方球隊,夏葉等人不由得重視起來。

她們的教練原田是個衣著嚴謹,看起來就很嚴格的女人,首發球員中第一個出場的是一個短發齊耳的女生,她的眉宇間有一抹飛揚跋扈的得意,姓氏為小泉,紫色球服11號;接下來出現的是個長發及肩的女生,北野的姓氏,15號球服;還有野島5號、川澄7號,最後出場的是一個擁有一頭長直的紫發頭發,氣場非常冷漠的女生,她的名字叫名塚姬野,球服4號,是她們隊的隊長兼主心骨。

而這名隊長的出場幾乎集齊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名門私立女校的出場人氣比誠凜的有過之而無不及,被現場的呼聲震得耳朵受不了的小金井滿臉黑線。

那個人就是……

夏葉斟酌的打量對方隊長。

結合資料,夏葉有充足的理由判斷,名塚姬野是個跟赤司一樣有能力的隊長。

跟她一樣不過是一年級,卻有能力把之前的隊長逼到退位讓賢,之前的比賽也很少真正上場,不清楚全部的實力在哪裏,可對方散發的氣息卻能讓夏葉敏感捕捉,那是強者收斂之後所遺留下的,淡淡的氣息。

也許是注意到夏葉打量的眼神,名塚姬野抬起眼眸看了夏葉一眼,那一眼讓夏葉心下一凜,對方的眼神冷到了極致。

兩隊人員集中在各自的領域,裁判手裏正托著球示意跳球人員各就各位。

夏葉一瞬不瞬的盯著裁判手中的球,安西教練第一次在她們開賽前給她們指示,在前半場盡量拉開分差,某種程度上告知了什麽。

這場比賽對籃球手而言不會是最後一場,輸了下次繼續,明年再來,它並不意味著一切終結,但對於夏葉而言,它就是最後一場。

對誠凜女籃的隊員而言,它預示著終結。

“納尼?誠凜5號要跳球?”

“這不廢話嗎?她都站出來了。”

觀眾被誠凜鬧的這一出嚇到了。

從來都不跳球的夏葉,在誠凜女籃中算得上嬌小的夏葉居然一反常態選擇跳球,她的做法讓一幹球迷摸不著頭腦。

“這是……?”右京尋思起來,對夏葉的行為無法理解。

琉生擔憂的看著夏葉的身影,現場或許隻有他知道原因,他窺視到的夏葉的記憶中,有一段記憶很悲傷,仿佛一戳就會苦不堪言,那段記憶中,男朋友摟著一個陌生女人的肩膀,電話裏弟弟漠然的問她:“你是誰?”

也是在那段記憶中,有個陌生的男人聲音警示了夏葉,她的時間所剩不多……

這場比賽,是夏葉在這個世界的最後一場,所以夏葉打算在前半場拚盡全力搏一把,給她們增加贏的機率。

“夏葉她……一直在努力,”琉生很希望自己能成為夏葉依靠的對象,卻發現很艱難。

能走到最後的球隊不會弱,作為常勝冠軍的球隊,作為逼退前任隊長的現任隊長,夏葉對她們一絲一毫都不敢鬆懈。

裁判的哨聲一響,球鞋跟地板磨出的‘滋滋’聲在觀眾聽來卻是緊張的,雙方跳球成員是夏葉和一個近乎一米八二的女生野島。

野島身高上極占優勢,她剛動作就比夏葉快了一秒,這種身高上所帶來的便利讓她有些瞧不起夏葉,她的嘴角悄然勾勒,她的隊員小泉也得意一笑,正當此時,野島的臉上爬上驚訝的色彩,比她晚跳躍的夏葉在她接觸到球的前一秒將球拍走了!

誠凜獲得球權!

野島跟小泉臉色在極短的時間內恢複原狀,兩人在回防間收獲了名塚冷淡的眼神,野島闔下了眼,馬上把心態調整了過來。

名塚之前提醒過她們,這回的對手是有實力的,不能太過於小瞧。

她們之前聽過夏葉不低的評價,可是多年的勝利和對手的無能養成了她們高傲的脾性,加上她們的精神載體名塚對夏葉的高看,更加劇了她們對夏葉、對誠凜的不以為意。

特別是身高不占優勢卻跑來跳球,這點更讓野島不高興,隻是這回,是她大意了。

總以為對手都是以前那些雜草,不堪入目,直到夏葉露的那一手才讓她清醒。

能在落後她一秒,身高優勢也不如她的情況下從她手中奪球,這點從側麵足以說明一件事——對方五號擁有不俗的跳躍力。

這點資料上沒有。

“夏葉,好樣的!”緊隨夏葉其後的香木晴快速的將球接過,動作凶猛的往對方球場飛奔。

她的速度讓觀眾席上的幾名男籃人員發出“哇哦”的驚歎。

不似夏季全國大賽時的香木晴,今日的香木晴進展驚人。

不止香木晴,其他人員也是。

香木晴在接近外線位置將球傳給了綠間香奈,香奈的麵前就出現了兩個盯梢人員,她剛拋出手中的球,球就被對手給碰到了。

香奈的小臉一憋,頗有惱怒的神色。

球在運行的時候最忌諱被人碰到,這樣很容易改變球的線路,綠間真太郎尚且如此,能力不如他的香奈會例外嗎?答案是否定的。

“不覺得很不妙?誠凜是黑馬確實不錯,不過對比常勝將軍雅露琪,果然還是不夠看啊,”有人如斯感慨。

耳朵靈敏的聽到周圍的竊竊私語,高尾無奈的歎了口氣,“開場就輸球,小奈會打人的吧?”

他的口氣中全然沒有擔心的成分。

聽到高尾的吐槽,綠間嘴角往上稍微勾起,“看來你能明白一些。”

“啊,當然了,我可是一直看著小奈的人啊!”說起這點,高尾不免自豪,完全不顧綠間的看法徑自表達自己對香奈的感情。

本來對高尾如此信任香奈還有些高興的綠間瞬間好感全無,臉色也黑了幾分。

“你們在說什麽?怎麽完全聽不懂?”秀德的其他人員一頭霧水。

綠間的視線集中在比賽上,眼都沒眨的說道:“在外人看來香奈的球是被碰到了,進球路線也偏移,但其實,香奈早有所料。”

“你們沒發現小奈更多的是不滿嗎?”高尾得瑟的笑起來。

被高尾一指,他們才發現綠間香奈的臉上沒有半分頹然的神色。

跟他們的分析相符,香奈投出的球確實不是為了入籃,而是給夏葉爭取擺脫的機會。

籃球即將成為廢球的時候,一抹迅猛的身影一晃而過,隻聽“咚”的一聲,球以撕破空氣的高速旋轉在地麵不停地轉動,足足把地板磨出了幾道不一樣的痕跡。

現場發出了幾道倒抽氣的聲音。

不知道是誰最先發出驚歎,“那個是空中接力?”

動作太快,誰也沒看清入球的瞬間,模模糊糊隻看到有人將球接過,不拖泥帶球的入籃。

第一球,誠凜贏得極其漂亮。

誠凜的粉絲們臉上出現喜色,還沒等她們分享彼此的喜悅,情況急轉而下。

雅露琪的反擊開始了!

夏葉那顆還在地上旋轉的球被紫色球服的小泉筐地而起,在香奈幾人躲閃不及之時,球就經過了三個人之手,一記輕巧的拋球便讓雙方球隊平分。

情況太讓人意外,連夏葉都感到詫異。

她的高速旋轉球不是隨便哪個人都能接得住的,更別提它正以巨大的衝力在地麵摩擦,能在摩擦之際毫不費力的將球奪走,那個小泉的實力不簡單。

越是不簡單,夏葉才覺得越有意思。

“什麽?雅露琪也剛進球,她居然又將對方的球搶走了?”

夏葉搶在對方落球的下一秒,用切球和速攻奔跑在最前線。

很快跟夏葉接手的人就出現了,不帶一絲猶豫的,甚至連外線的位置都還沒到,夏葉就拋出了手中的球。

“啊啊啊啊!夏葉那個笨蛋!那球根本進不了!”不是誠凜男籃的比賽,也不是她帶的隊,相田麗子卻比誰都要來得激動。

對麗子而言,她跟秀麗的關係不一般,秀麗帶領的球隊就是她的球隊,夏葉等人自然跟黑子他們享有一樣的地位。

“教練,為什麽……要捏我的臉?”黑子的臉在秀麗的激動下不成人形。

看到這樣的黑子,離得遠遠的火神等人默默的給黑子點了一支蠟燭。

麗子才發現她又忍不住對黑子動了手,她果斷求原諒,“那個,有點來勁了,不好意思。”

無法指責麗子的黑子隻能無奈的歎氣,他那雙分明又澄澈的眼眸移回到球場上,夏葉的位置,說道:“夏葉桑她,在信任自己的隊友。”

盡人事而知天命,球場上不止夏葉一個人盡了人事,其他人也是一樣。

綠間如斯鎮定。

如他們所料,夏葉隨意拋出的球被香木晴所接,雅露琪的防守人員幾乎在香木晴接到球的同時出現在了她的身邊。

還沒等香木晴卡位成功,她舉至頭頂的球就被奪了。

木吉等人的臉色一變,夏葉她們的臉色也跟著變了。

這回是真正的意外而不是了然於胸,看出這點的黑子也跟著凝重了下來。

球還沒徹底被奪走又發生了變故,北野還沒捂熱球就失手,在失手的同時是香奈重重的摔倒在地。

“香奈。”

“小奈!”

香奈來不及爬起來就喊道:“球。”

離球最近的植原秀麗馬上搶過球,帶球上籃,整個過程一氣嗬成。

從第一球到第三球,接連不斷的爭奪精彩連連,觀眾應接不暇。

“說實話,連我都被嚇到了,”亞曆克斯笑了笑,對一群十幾歲少女的籃球,她竟然也產生了身在其中的感覺出來。

久違又懷念的滋味,她少女時代曾跟她們一樣在球場上閃耀自己的榮光,那群女孩子是她希望的延續。

“今年的女籃不錯吧?亞曆克斯,”冰室帶著溫暖的笑意說道。

“啊……”

“啊咧,又在贏球,小葉子她們每場比賽的前半場都會贏球,不知道該說這是小葉子她們打球的風格,還是對手的能力潛藏得太深,”黃瀨在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贏球上的時候,被他關注的,反而是被人忽略的一麵。

前幾場比賽,誠凜女籃跟現在一樣,在上半場總是占據優勢,或許是她們的戰略,也可能是習慣使然。

雖說這場比賽的對手實力強悍,沒有讓誠凜得分太多,卻隱隱看得出誠凜領先的勢頭。

越是如此,黃瀨他們越是不安,對方的王牌,那個紫頭發的女生,一絲實力都沒展露過。

比起紫頭發的女生,同樣是球隊主心骨的夏葉,反而暴露得太多。

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跟黃瀨有同樣疑慮的是赤司。

赤司薔薇色的雙眸沒有波動的跡象,他一瞬不瞬的將球場內的布局盡攬眼底。

〆織りなしの未來ㄟ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11-21?19:3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