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修改)

`p`jjwxc`p``p`jjwxc`p`

匕首正滴著血,夏葉木然的望著地麵上那漸漸暈開的紅色弧度,像是盛開的一朵血色牡丹一樣奢·靡。

將匕首收起,夏葉望了眼那男人逃走的方向,暗沉浮動,剛剛那男人手腳利落,應該是個練家子,給她的感覺很像之前綁架他們的那夥人。

可是那些人不是已經沉寂了嗎?為什麽事隔這麽久,他們還會出現?

不對,那個人跟蹤的是……

“啊,夏葉妞是來找我的嗎?”

“紫原君,”她將目光移動到大大咧咧的紫原敦身上。

跟蹤的對象確實是紫原敦,她僅僅有過幾麵之緣的‘朋友’。

而她目光移動時,正好對上了紫原那雙停留在她身上的紫色眼眸,她愣了下隨即移開,紫原平時總是無精打采,但他那雙眼眸確實出奇的清澈。

被躲開視線的紫原不滿的嘟了下嘴。

夏葉怎麽也料不到躲開了紫原,卻沒躲開另一雙犀利的緋紅眼睛。

赤司征十郎掏出手巾將木棍粘上的‘汙嘖’擦去,麵無表情的朝夏葉的方向走來,邊走邊道:“打擾你和敦敘舊很抱歉,不過這裏是私人領地,我不太喜歡未經主人允許擅自混入的外人,現在的我隻想跟以前的隊友騎馬,不好意思,能請你先回去嗎?”

未經主人允許這種行為很讓他不喜,就算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也不行。

而且罪魁禍首帶來的人還是他處理的,他有一雙上帝之眼,夏葉當時專門引不相幹的人往他所在的地方而來,他是知道的。

恐怕是在外圍聽到了他騎馬的聲音吧……

這種行為很卑鄙,但不得不說,這個女孩很聰明。

自己不能親自動手,便利用他來處理,就算她及時解決了可能發生在紫原敦身上的隱患,他對夏葉的品行還是產生了懷疑。

這麽明目張膽的趕人,夏葉並不是聽不出來,她朝赤司征十郎鞠了個標準的躬,一縷長發隨著落下,那單薄的身子襯得她無比的堅毅,“對您造成困擾,夏葉深感抱歉,日後定當親自賠禮道歉,還望見諒。”

她舉止得體,談吐大方,讓赤司有了些微的改觀。

“小赤,”對於赤司要趕走夏葉,紫原感到了不高興,他像是宣誓主權似的攬住夏葉,堅定的對赤司說道:“夏葉妞不是外人。”

像是對待自家的小寵物一樣,他揉了揉夏葉的發絲,底下的她茫然望著他的時候,很像他家裏養的小倉鼠,小小的,滑滑的,一手就能掌握。

這麽一想,紫原頓時覺得夏葉更加可愛起來,他朝夏葉安撫道:“沒事的,夏葉妞由我罩著,小赤也不能為難你。”

聽到紫原的話,赤司征十郎緋紅的眼眸微微眯起,如果他沒猜錯的話,紫原會卷進麻煩中皆是這個女孩的原因,如果放任紫原跟她深入交往,非但不會幫助到資源,反而會無故增加紫原遭遇危險的機率。

那個女孩處理的人,不就是個例子嗎?

而且他對這種忤逆他的說法很不滿意,同時他也發現了紫原的異樣。

在‘奇跡的世代’裏,從國中開始紫原最聽他的話,很少有違背他意思的時候,這次按照紫原的說法,他是想為眼前這個對他而言陌生的少女來違抗他的意思?

就算如此,他也不打算為了眼前這個少女破例,“敦,你知道我不喜歡有人違背我的意願,”他赤色的劉海擋住了他的視線,看起來有種滲人的威壓,中途被中止走向夏葉的動作又延續了。

“我要她回去她就得回去,我的命令是絕對的,”剛說完的瞬間,他便來到了他們的麵前,故意繞開紫原,他將手中的棍子換了個方向,往夏葉身上捅去。

夏葉條件反射的推開紫原,紫原不算輕的體重和不算小的個子竟在她的手下,輕易的推開了。

推開紫原後,她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往後一倒,還算幹淨的地上除了在她倒下的那一瞬間揚起幾片落葉和灰塵外,沒有給夏葉提供任何幫助,反而是堅硬的地麵對她的後背帶去了傷害。

“嘶”的一聲,她沒忍住痛楚的呻·吟出聲,如小貓的叫聲一樣破碎,叫聲極小,她似乎並不打算讓別人知道她身上正在承受的痛意,但依稀還是可以從她那張臉上看出她的痛苦。

不像其他女孩因為一點小傷就大呼引人注意,這個少女隱忍又矜持。

很堅強,赤司如斯判斷。

他驚奇的看著麵對他倒地的少女,女孩一頭長發在倒地的刹那像是正在盛開的一朵花一樣,層層疊疊的散開,有種異樣的美感。

“動作敏捷,還會為敦考慮,”他深知這個女孩明明知道他不會傷害紫原敦,卻還是犧牲她獲得安全的機會推開紫原,會這麽做的要麽是對她自身的能力過分自信,認為自己能全身而退,要麽則是在賭他在緊要關頭會自動放棄。

不過很遺憾,在他的世界裏,沒有放棄這一說法。

就算實際上他沒使出多少力氣,也沒打算在女孩身上造成多大的傷害。

——他不過想試探她的身手而已。

同時,夏葉的舉動是他沒有預料到的,躲開他的攻擊這點他能猜到,唯獨推開紫原這點讓他略微詫異。

“看在你的膽量和身手的份上就饒過你這一次,允許你呆到我們回去為止,但下不為例,”他的口氣不重卻強勢得不容拒絕。

赤司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雖然他態度仍舊強硬得不可一世,可他已經拐著彎妥協,算是默認夏葉成為他們‘自己人’。

紫原對這一認知感到了高興,他將自己的零食遞給赤司,想表達自己激動的心情。

赤司隻是默默看了紫原一眼,他的眼神是紫原看不懂的。

如果紫原能看懂的話,他一定能在赤司的眼底看出那浮動的晦暗情緒叫嫌棄。

不似紫原的興奮,夏葉咬牙忍著痛意,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她挺直背脊,從小養成的自尊不允許她在其他人的麵前示弱,所以她掩蓋了她受傷的事實。

她並不畏懼赤司,也不認為赤司對她的做法是錯誤的,事實上她確實存有想讓赤司幫她處理麻煩的念想,隨意闖入私人領地,沒有得到主人允許便肆意將他們拖入麻煩之中,換做她自己,她也無法接受一個隨時有可能將他們卷入危險的陌生女孩。

女孩還跟他們沒多少關係。

她直接便對上赤司那雙緋紅的眼睛,她歉意道:“很抱歉,赤……”

剛想喊出他名字的時候她才悲哀的發現,她不知道眼前的少年叫什麽名字。

知道夏葉的窘迫,他輕笑應答:“赤司征十郎,我的名字。”

夏葉點點頭道:“赤司君,我的同事們都在山腳下,這個時間點估計他們都在等我了,我就不打擾你們,”她剛一彎身,就被旁邊的小巨人——紫原敦一把扛起。

她的臉色由於背部傳來的刺疼而有些發白,“紫原君,”她驚叫出聲。

不給夏葉任何拒絕的機會,紫原強迫性的把夏葉扛去了赤司家的醫療隊。

——夏葉妞太讓人討厭了,總想著離開,而且還受傷!

他紫原敦雖然粗心大意了些,但他還是知道的,從摔倒之後臉色就一直不好的夏葉,怎麽可能跟表麵上的冷靜保持一致?

她根本就是在硬扛!

夏葉從來不知道強硬起來的紫原敦是這般蠻力十足,如果紫原有意跟她硬碰硬,她根本就贏不了他。

赤司的家世在日本是數一數二的,這點從馴馬場的規模以及居然有專業的醫生便可以看出。

送夏葉來到醫療隊後,又麵臨了另一個問題。

夏葉不肯脫衣服搽藥,紫原和赤司還在一旁站著,區別在於赤司冷靜,而紫原則是惡狠狠的瞪著醫生,像是要吃了醫生一樣。

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便是,醫、生、是、男、的!

紫原和赤司,也、是、男、的!

當紫原知道夏葉的傷口出現在背部的時候,他第一個想到的便是夏葉白花花的背部,瞬間就覺得身體上的血有些熱了。

不過單純如他並沒意識到這種想法是不健康的。

知道夏葉要脫衣服讓“男”醫生上藥的時候,他第一個不允許了。

不允許醫生上藥,便隻剩下他和赤司。

看了麵無表情的赤司一眼,他默默推薦了自己,順便還差點扒了夏葉的衣服,結果就是現在這種場景。

夏葉緊抓著自己的上衣,不讓紫原靠近自己。

場麵一度僵持,後來有人在赤司的耳邊不知道說了什麽,赤司對夏葉說道:“我會實現你希望我做的事情,作為傷到你的賠禮,剛才的闖入者我會處理,請安心養傷。”

夏葉點了下頭後,他便把紫原拖走了。

房間內隻剩下了她和醫生。

醫生不敢碰夏葉,他還不想被紫原碾爆,尷尬的笑了笑,他還在猶豫該怎麽處置的時候,有個女生急急忙忙的推開門。

“抱歉打擾了。”

她紮著簡單的馬尾,模樣嬌俏可愛,隻見她急促的喘著粗氣,深呼吸之後才抬頭看向房間內,當看到夏葉安全無事時,她鬆了口氣,那雙眼睛此刻水霧彌漫,“總算找到你了,夏葉醬。”

夏葉看清了門口的女生,她愣了愣,微微啟唇道:“繪麻姐姐。”

繪麻笑了,她踉蹌的跑到夏葉跟前,腳步一個不穩的撲進了夏葉的懷裏,一股安全感讓她那顆焦躁不安的心沉靜了下來。

“你沒事吧?”

入眼的是夏葉那張擔憂的臉,她不由自主的紅了臉,內心一陣酸楚,在夏葉不解的目光下,眼角溢出了淚水。

夏葉嚇到了,她手忙腳亂的擦拭起繪麻的眼淚,“你怎麽了?繪麻姐姐。”

此刻的繪麻其實是高興的,含著眼淚她抽噎道:“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了,看到夏葉的時候安心了,眼淚就控製不住。”

“我是不是很沒用?明明是來保護夏葉,來安慰夏葉的,結果變成了夏葉安慰我,我……我……”

夏葉怔了怔,她搖了搖頭道:“不會哦,知道繪麻姐姐關心我,我很高興,下次我一定不會讓繪麻姐姐再為我擔心了,我保證。”

被夏葉的認真模樣逗樂,繪麻破涕為笑,“太犯規了,我都還沒說,你就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麽。”

繪麻想要的就是一個保證,一個讓她放心的理由。

醫生不忍打擾她們,他悄悄的走出了房間,把空間讓給了她們兩個人。`p`jjwxc`p``p`jjwx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