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節 第11章 殺人凶手與捉鬼套裝(3) !(裝(3 55)

種種不好的想法冒上心頭,遊少菁在屋子裏翻箱倒櫃一陣後,忽然意識到,現在這個房子中隻有自己一個人而已。(《奇》biqi.me《文》網)沒有了這個看起來很不可靠的鬼差,現在自己成了獨自呆在這裏。如果那個惡鬼到這裏來的話,自己該怎麽辦?

剛才的噩夢一下子浮上了心頭。

遊少菁蜷縮在地鋪上,手中緊緊抓著毯子,盡力想要把身體靠近鍾學馗那張可怕的鬼臉。“你這個沒有信用的騙子,你自己說要守著我睡覺的……你自己說會保護我的……”越來越多的恐怖場景在腦子裏像走馬燈一樣的盤旋著,遊少菁渾身都在仰止不住地戰抖著,不知道什麽時候自己已經哭成了淚人……

鍾學馗實在不願意用現在的樣子見人,可是他的身體卡在牆裏,如果想要自由行動一下,也沒有別的辦法。他在水中伸展一下四肢,雖然靈魂的自由不會給身體帶來任何感覺,但被困束久了,做一下這樣的動作,對於心理上是一種釋放和安慰。

從渡池中浮上來,四周空蕩蕩的,到陽間執行會務的鬼差大多不用走這個地方,所以在整個陰曹,這裏算是個鬼跡罕見的地方。渡池四角八尊獸雕發現了他從水中上來,十六隻眼睛同時放出紅光把他罩在其中,確定了他的身份之後,才黯然消去。渡池周圍水霧浮動,水聲滴答,鍾學馗才短短半個月沒有回來,到象離開了大半輩子,心中不能唏噓。感歎了半天,才邁步前行。

離他住的地方不遠處有一個熱鬧的市場,一些鬼差的家屬,無善無惡還在等待投胎的鬼魂們聚集在這裏,叫買叫賣,與陽間的集市也不差什麽。鍾學馗平時與這裏的鬼魂都十分熟悉,他不願意讓大家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所以躲在一邊,等著集市散場。

“喂,你什麽鬼?我怎麽從來沒見過你!”一隻手拍上了他的肩。

鍾學馗一回頭,一張青麵鐐牙的大臉正在他不遠的地方,把一雙藍眼瞪得老大。

“呼,”看清對方之後鍾學馗鬆了口氣:“田大哥,是我!鍾學馗!你嚇死我了!”

啪,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他頭上:“冒充誰不好,冒充小鍾!他那張臉長得比我還‘漂亮’呢,你這樣一張小白臉就冒充他!”

“真是我!真是我!”鍾學馗連忙說:“你忘了,上次你把大王殿上的琉璃燈偷去送情人,還是我幫你編了個慌,說是大王喝醉後自己不小心打了……嘿嘿,可是後來那個女人又把那個燈轉送給她的情人,那個情人又……”

田大哥連忙一把捂住他的嘴,把他拖進了一個角落,四處看看,確定沒有人聽見他們的交談後才鬆一口氣。“真的是你小子,你這些天去哪了?活計我們可是幾個是全幫你分著幹了,可是你也不能突然就不見了……又變這副樣子回來吧?”他上下打量著鍾學馗現在的模樣,嘴中“責責”有聲的讚歎。

鍾學馗被看的臉紅,囁嚅著解釋:“我,我的法力還不夠……還不能把魂魄也變化好……”

田大哥搖頭感歎,決定不去與這個審美觀有問題的家夥繼續談論這個話題了,又問:“你到底去哪了?班也不來上,大夥都快以為你被無間獄中的惡鬼拖去吃了。”

“我不是留書信了,你們沒看到嗎?”

“沒看見啊,你留哪兒了?”

“我屋子裏的桌子上啊。”

“白癡!”田大哥又是對他一拍掌,“你不在,你的屋子誰進得去!大家不知你幹什麽去了,又怕你是偷偷出去玩了,不敢上報,怎麽能進行去你的屋子!”

鍾學馗一拍腦袋,自己怎麽忘了這個茬。以前地府的門戶是十分隨便的,大家都可以到別人的住處隨便串門,可是近十幾年來,新的鬼魂多了之後,把人間流行的“個人**”一詞帶入了陰曹。幾位閻王一商量,陰間的門戶便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除了主人親自動手,誰也打不開。大王們自以為“我們地府在保護鬼權,保護個鬼**等等方麵已經遠遠走在了陽間前麵了,哈哈哈哈……”也不管給別人增添了多少麻煩。

“其實啊……”鍾學馗看看周圍沒鬼,小聲說,“我去陽間了。”

“什麽?你竟然敢私自去……唔唔唔……”這次成了鍾學馗堵他的嘴。

“我覺得無數惡鬼在人間做怪,我們地府總這麽開會扯皮太不對了,所以就……”

“你傻了啊你!這麽大的事,你一個小鬼差可以做什麽,你知道私入陽間是什麽罪名嗎?”

“不知道……”鍾學馗老老實實地回答,“認真查了有關於私入陽間的處罰條,隻找到了私入陽間為惡的處罰條例,還有什麽私入陽間談情說愛的處罰,私入陽間探親、會友的處罰,私入陽間旅遊、購物的處罰,私入陽間報私仇私恩的處罰……反正沒有規定私入陽間捉鬼是什麽罪名……”

“唉……”陰曹的律條多如兩頭牛的牛毛,想在裏麵尋找一個專用的律條,還真得專業的判官才做的到,平時大多數鬼差都把翻查律條做為一件苦差看待,鍾學馗居然自己跑去做了仔細的研究,可見他去陽間捉鬼的決心之大。“我也不說你什麽了,我也有子孫後代在人間,也不希望他們遇上那些惡鬼……這邊的工作你用擔心,我們大夥兒分分就替你作了反正現在一個人的活本來就是三個人在作隻要你不讓上頭抓著就行了。說說你這次回來幹什麽來了?”

“我在那麽的情形很尷尬,所以找了個人類幫手,回來找點東西給她護身。”

“什麽?你還敢把活人扯進來?你的膽子也太大了……喂,你想用什麽幫他?該不會……”想到那個東西,田大哥忍不住心頭一悸。

鍾學馗用力點頭,“對,對就是他!嗬……用他對付惡鬼,簡直就象用貓對會耗子一樣啊管用啊!哈哈哈……”

“你簡直瘋了,居然想把他弄到人間去!我不管了,與我無關,你自己去鬧吧。”田大哥搖著頭走了。

鍾學馗一直等到市集漸漸散去,他才鑽出來小跑著溜回了自己的住處,好不容易把他要找的對象找到、捉住,討價還價讓對方同意幫忙之後,又小心翼翼地向渡池前進。走在路上,看到一處住房外掛著幾件剛洗的衣物,眼珠一轉,又四下看看無鬼,撲上去把那些衣物全劃拉過來,抱著就跑。

他消失後不久,一個聲音響起:“老婆,我的工作服呢!我得上工去了!”

“我剛給你洗了,在院子裏掛著,自己去看看幹了沒?”

“沒有啊,你掛哪兒了?”

“咦,怎麽會不見了!我明明搭在這裏的……”

“少了工作服我怎麽上班……哪個缺德的偷我的衣服!”……

遊少菁癱在牆角,哭得累了,已經昏昏入睡,忽然聽見一個破鑼嗓子在耳邊呼叫起來:“遊丫頭,遊丫頭,快醒醒,別睡了……”

遊少菁張開眼,映入眼上的首先便是那雙滴滴亂轉的牛眼。

是他,他回來了。

原來他不是逃走了……

遊少菁眼睛紅紅地看著一臉興奮的鍾學馗,嘴唇蠕動著,象要說些什麽,最後卻是“啪”,重重一個耳光打在了鍾學馗臉上:“你這個惡鬼,你跑到哪裏去了,我,我……你不是自己說要幫我守夜嗎……”說著說著,淚水又不爭氣的流了下來,“你這個沒有責任心的騙子!明明說要保護我的……卻趁我睡著了自己溜走……你這個騙子……”

“我幾時騙你了?我這不是看你太害怕了,回陰間去幫你找防身的東西了嗎!你幹嘛打我!”鍾學馗被她打得莫名其妙,一肚子委屈地說。遊少菁這個女孩子別的都好,就是脾氣暴躁了點,動不動就會生氣發脾氣,甚至使用暴力。

原來他還知道去做這些。

遊少菁稍稍放心,但還是說:“你剛才忽然一動不動了,我怎麽知道你不是怕了那些惡鬼逃走了。”

“我怎麽可能怕他們,我就是為了阻止他們作惡才來到陽間的!”說到這個話題鍾學馗立刻變得大義凜然,“我不是說了嗎,我是回陰間去給你找幫手和武器了。你說的對,你一個小女孩怎麽對會得了那些惡鬼,我回去幫你帶來了專門對付惡鬼的用的東西!”

“什麽東西?”遊少菁驚喜地問。她上下打量鍾學馗,他現在的狀態,要怎麽從陰間帶來東西?又怎麽拿出來交給自己?

鍾學馗口中念念有詞,咕噥了半天,遊少菁見他一臉的嚴肅,一副要作什麽**的樣子,心中也不由緊張起來,全神貫注地等著看這從陰間運來的物品的法術,誰知道鍾學馗裝模作樣半天,竟然隻是大打起噴嚏來,“啊啾!啊啾!”幾聲之後,幾樣東西從他的鼻孔中噴了出來落在地上。

“好惡心啊!”這是遊少菁的每一印象。

這是什麽東西,不跟鼻屎一樣嗎?

“那可是大名鼎鼎的鬼差專用套裝……”這麽大的東西從鼻子中噴出業,鍾學馗看起來也十分舒服,哼哼卿卿地說,“你快穿上看看。”

“什麽……”

“這個可是大名鼎鼎的捉鬼套裝,你穿穿看看能不能穿上?”鍾學馗一臉的期待。

不知道為什麽,遊少菁卻覺得自己竟然從那雙閃閃放光的眼睛中,看出一抹“不懷好意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