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密謀開始

一切事了,賓客紛紛離場,醒酒後的劉書海也準備去無盡海了。

當初承諾過要幫助劉書海的馮月兒和郭雄二人遵守諾言留在了劉府。

第二日,劉書海告別依依不舍的蓮素三女,與郭雄和馮月兒一起向著無盡海飛去。

劉書海並沒有和蠻荒院要蠻獸當代步工具,一是因為他不想很多人知道他的去向,二來,他也不想讓自己太紮眼。

低調做人,扮豬吃虎!

劉書海哈哈大笑,聲音震動山野,匯聚與山川大河之間。

天空中,一道青光和兩道綠光破空而去,轉瞬間便不見了蹤影。

此時的郭雄和馮月兒都隻是綠鑽,這樣的實力對如今的劉書海已經起不到很大的幫助了,劉書海當機立斷,將兩滴靈髓交給了郭雄二人,並親自為二人護法,幫他們突破青鑽。

有舍才有得,劉書海深知這個道理。

郭雄二人激動的差點給劉書海跪下,如此大恩大德即便是他們都被感動的一塌糊塗。

劉書海自然是接受了他們的大禮,下跪是應該的,雖然劉書海需要他們的幫助,但劉書海並沒有義烏給他們靈髓

就這樣,時間在郭雄和馮月兒的突破中一分一秒的流逝。

同一時間,遠方的無盡海卻發生著一場大戰。

戰鬥雙方一個是手持火紅色鐵杖的黑衣男子,一個是手持長鞭的白衣少年,這二人都帶著一個綠鑽手下,在海麵之上奮力拚殺著。

如果劉書海在這裏的話一定會一眼認出,這二人正是等候他多時的許虎和刀疤臉。

許虎和刀疤臉的實力相差並不多,兩人都是血跡斑斑,卻誰也無法將對方殺死。

這段時間,許虎和刀疤臉的實力都有著很大的提升,隻不過,相比劉書海他們就要差的多了,因為他們兩個都隻是綠鑽武者!

然而,天命不可預測,命運的齒輪無聲無息的維護著世間的平衡,四大神鑽得主,注定不會輕易被打敗。

就在許虎和刀疤臉奮死拚殺的時候,突然一股雄渾浩瀚的威壓從遠處奔來,同時許虎和刀疤臉都感  看>書網:仙俠

覺自己的心肺劇烈的震動著,血液流速頓時加快,好像要衝出血管噴灑在長空之上一般。

“血蝠王!你妹的刀疤臉!我們不是說好不能帶紫鑽強者的嗎?你他老子的現在就想殺了我啊!”許虎大罵一聲,扭轉身體就要逃跑,他還有好多事沒做,可不想現在就被殺。

“混帳!我有說過要殺你嗎?殺你自然是我自己的事!”刀疤臉也大罵道。

“那你妹的帶個紫鑽妖修來幹嘛?挑釁嗎?你以為我沒有啊!”許虎停下逃跑的身子,轉身大聲道。

“哼!我隻是讓血蝠王給我帶一樣東西罷了!”刀疤臉冷哼一聲,扭頭看向了遠處的一朵血紅的雲。

心肺的疼痛感更加劇烈,同時一隻巨大的血色蝙蝠妖修出現在刀疤臉身前

“拜見少主!上古靈髓已然到手!您可以隨時突破青鑽!”血蝠王在虛空大聲道。

刀疤臉激動的點了點頭,呼扇著鑽力羽翼頂著紫鑽妖修的威壓,飛向了血蝠王。

許虎一愣,什麽上古靈髓?是一種藥嗎?他老子的!還有能讓人進階青鑽的藥?我怎麽沒有?

這頭巨大的血色蝙蝠妖修赫然是劉書海在蠻獸妖界遇到的那頭,沒想到蠻獸妖界中的神秘人勢力都是刀疤臉派出的!

刀疤臉怎樣得知蠻獸妖界的存在和如何進入蠻獸妖界的事不得而知,不過,他真真切切的拿到了四滴靈髓。

“血蝠!我們的傷亡怎樣?”刀疤臉激動的接過四滴靈髓,問已經化作人形的血蝠王道。

血蝠王歎了口氣道:“少主!出師不利啊!我們在蠻獸妖界遇到了一個十分強大的武者,比我還要強大無數倍啊!我和兄弟們拚盡一切才拿到了這四滴靈髓,其餘六滴都被那個強者拿走了!”

血蝠王顯然是在說謊,他怕刀疤臉怪罪與他,便扯出了一個彌天大謊來。

雖然劉書海很強大,但絕對沒有他的無數倍!

不過,刀疤臉還是點了點頭。

“蠻獸妖界神秘莫測,遇到那樣的強者也是正常,你能活著留下來我就很欣慰了。”

“謝少主!”血蝠王恭敬道。

這時候,許虎在一旁都快嚇傻了。

“刀疤臉!你到底打不打啊?快叫你那個禽獸手下滾蛋,我們等劉書海來了再戰!”

刀疤臉不懷好意的一笑道:“等我突破了青鑽再和你們打如何?”

“你妹!”許虎大罵道。如果刀疤臉真的突破了青鑽,他哪裏還是刀疤臉的對手?

突然,許虎盯上了刀疤臉手裏的上古靈髓

“看什麽看?想搶啊!”刀疤臉緊了緊鐵杖,瞪著眼睛說到。

許虎的眼珠子一轉,對刀疤臉說到:“刀疤臉!你想啊!就算你突破了青鑽,就一定有把握打敗我和劉書海嗎?先不說我,就一個劉書海你也未必能殺死,他的底牌可比我們要多的多!”

刀疤臉謹慎的看著許虎道:“你想表達什麽?”

許虎將整理好的長鞭掛在後腰上,對刀疤臉說到:“我有一個辦法!可以殺死劉書海!”

“殺死劉書海?”刀疤臉大聲反問道。

“是啊!如果劉書海和我們二人混戰的時候,我們突然爆發出青鑽實力,同時對劉書海出手,劉書海一個綠鑽的武者,說不準真的會被我們殺死!”許虎蠱惑著刀疤臉道。

刀疤臉點了點頭,按照許虎的說法,劉書海確實會倒黴,如果能僥幸將劉書海殺死,那樣日後爭霸大陸必然會輕鬆很多。

隻是,自己憑什麽把靈髓給許虎?

這時候,血蝠王說到:“許虎!你還是別想了,這靈髓是我們用生命換來的!無論你說什麽,我們都不會將靈髓給你。”

許虎一急,罵人的話差點脫口而出。

刀疤臉拉了拉身邊的血蝠王,讓血蝠王不要再說了。

“哈哈!還是臉兄明事理!”許虎大笑道。

“誰是你臉兄?告訴你,你說的那個方法我認可了!”

“好!哈哈!等我們殺死劉書海,再一起征戰天下!”許虎大笑著伸出了手,示意刀疤臉將靈髓給他。

刀疤臉一杖掃出,嚇得許虎趕忙後退。

“給你靈髓可以,我這裏反正有四滴!不過,你是不是也應該拿出相應的籌碼?”刀疤臉緊握著靈髓,對許虎說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