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也緊皺著眉頭揉了揉被於嘉麗掐的大腿,心說萬惡的女人,還能不能一起玩耍了?陸也看了看窗外,見外麵的雨好像是停了,心想還是走吧,在這兒連便宜都不讓占?還有天理嗎?在你這兒呆個什麽勁兒啊。

陸也瞪了於嘉麗一眼,然後就朝門口走了過去。於嘉麗見狀,又看了看窗外,然後趕忙跟了過去。

“你還真要走啊?你有地方可去嗎?”於嘉麗十分擔心的看著陸也問道。

“有沒有地方去跟你有什麽關係,你管好自己就得了,管什麽閑事兒。”陸也穿上鞋沒好氣的說道。

“你這個人怎麽這樣啊?好賴不知是吧?為你擔心你還這樣。你要非走也行,我也不攔著你,不過你等一下,就一下啊,你先別走,我馬上就回來。”於嘉麗無奈的說完之後便不顧著膝蓋的傷痛向樓上跑了去。

陸也不知道於嘉麗又想出什麽幺蛾子,不過心想既然於嘉麗已經同意讓自己走了,那等一下就等一下吧,看看她到底想要幹什麽。

於嘉麗的速度很快,快速跑到樓上之後,然後又快速跑下了樓,因為於嘉麗生怕陸也會在這個時候走了。下來一看陸也還在,於嘉麗算是放心了。

於嘉麗來到門口,抬手遞到陸也麵前兩張卡片。於嘉麗說道:“一張是我的名片,一張是我的銀行卡,拿著吧。”

陸也看了看於嘉麗遞到自己麵前的兩張卡眨了眨眼,然後不解的問道:“你這是什麽意思啊?”

“你不是把手機卡給扔了吧,我留你電話也沒用啊。名片上有我的手機號碼,你要是有什麽事兒的話,比如你想通了,想要跟我在一起了,或者想到我的公司去上班什麽的你都可以給我打電話。我家在這兒你也知道了,名片上也有我公司的地址,你要想找我的話也可以隨時到這兩個地方來找我。至於這銀行卡嘛,你身上不是就隻有兩千塊錢了,你能保證你馬上就找到工作掙錢嗎?如果不能,在B市,你那兩千塊錢夠幹什麽的呀?萬一遇到需要花錢的地方你怎麽辦?我這銀行卡錢不算特別多,但是我記得好像也有七八萬塊錢的樣子,密碼是我的生日,850805。拿著吧。”於嘉麗說完之後就將名片和銀行卡塞到了陸也的手裏。

陸也低頭看著手中的名片和銀行卡,心裏暖暖的,非常的感動。對於一個認識了不到一天的女人,竟然就能對自己這麽好,陸也覺得看來那句話說的還真是對,當上帝給你關上一扇門的時候,同時一定會有一扇窗為你打開的。而如果他老爸陸天明收了他的畢業證學位證,又收了他的450萬美金算是給他關上了一扇門的話,那麽碰到於嘉麗,顯然就是為他打開的那扇窗戶了。

陸也伸手一把將於嘉麗抱在了懷裏,抱了好一會兒之後才鬆開。

陸也並沒有說任何感謝的話,也反而是微微皺了皺眉頭教訓起了於嘉麗。陸也說道:“於嘉麗你是缺心眼啊?你還是真的把自己當大款富翁了呀?”

於嘉麗聽了陸也的話一愣,問道:“我怎麽了?”

“還怎麽了,七八萬塊錢不

是錢是嗎?你跟我很熟嗎?還是見到有困難的人你就都會塞張銀行卡給對方呀?”陸也質問道。

“我要是見人就塞銀行卡那我不真成了缺心眼了嗎。我隻有對你才這樣,你裝什麽傻呀?雖然咱們倆這是第一天見麵,可是我發現我已經喜歡上你了,所以看到你現在的樣子我當然不能坐視不管了。其實我更希望你能留在我這兒,然後到我的公司上班,到時你跟我一起經營我的餐飲公司,好不好?”於嘉麗伸手摟住陸也的要嘟著嘴問道。

“不好!不用感情用事,我告訴你我很有可能是個騙子,專門騙你這種大齡未婚女青年,所以你最好警醒著點。”陸也打開於嘉麗的手,將銀行卡塞回到於嘉麗的手裏,然後晃著手中的名片說道:“不管怎麽樣,你好意我就心領了,但是銀行卡就算了吧,我是不可能要你的錢。至於你的名片我就收下了。等我買了新手機號碼以後,我會考慮在方便的時候給你打個電話發個信息什麽的告訴你一聲的。好啦,就這樣吧,我走了。”

“哎,我給你拿把雨傘吧。”於嘉麗覺得外麵可能隨時還會下雨,擔心陸也出去挨雨淋。

“不用了,你也別送我,好好把你膝蓋和手上的傷盡快養好吧。”陸也說完拖著行李箱開門就走了。

陸也走了,於嘉麗心裏頓時就覺得有點空落落的,不過從陸也把銀行卡塞回給她這件事情來看,於嘉麗無疑就更加堅定的認為陸也是她於嘉麗想要的那個男人。而且於嘉麗也堅信今天隻是她和陸也緣分的開始,以後他們倆一定還會再見麵的。

陸也拖著行李箱從於嘉麗的公寓單元樓裏出來,看了看於嘉麗的名片,心說真是個傻女人,但幸好自己不是個騙子,否則把於嘉麗給賣了,於嘉麗都得替自己數錢。陸也由此不由得想到了遠在美國的雪妮,陸也覺得雪妮也是夠傻的,不過那都是過去的事兒了。

雖然陸也心裏並不打算以後再聯係於嘉麗了,但是陸也心裏對於嘉麗也是有感覺的。陸也從來不否認自己是個好色之徒,可是但凡他願意去占便宜的女人,都一定是能讓他產生感覺的女人,否則即使是個再漂亮的女人他也不會去碰的。還有就是,陸也認為於嘉麗說的很對,說不定他什麽時候就會遇到麻煩和困難,而陸也想想自己當下是有家難奔,有國難投啊,如果萬一要是真遇到需要幫忙的事情,或許於嘉麗還真的能夠幫上她。當然,不是萬不得已,陸也覺得他一定是不會給於嘉麗打電話的。所以於嘉麗的名片陸也並沒有扔,而是放進了他的行李箱裏,而且還跟他的身份證和美國的駕駛證放在了一起。

外麵並沒有真的不下雨了,隻是在下毛毛雨而已。陸也拖著行李箱,頂著毛毛細雨,一邊往世紀金屋的大門口走,一邊再想接下來自己該去哪兒。

陸也仔細的想了想,覺得晚上也不是不能找工作,他還是應該繼續再試一試,如果實在找不到就找個小旅店把今晚熬過去,然後明天再繼續找工作。

晚上還營業的生意,顯然就是諸如KTV、酒吧、夜總會等等夜場生意的。陸也覺得既然於

嘉麗的西餐廳都能找服務生,那B市這麽大,夜店那麽多,怎麽可能沒有招服務生的呢。而且陸也知道,夜店裏的服務生那可都是有小費的,一個月可是不少掙,所以陸也決定去B市主要的幾個夜店聚集區去看一看,而他的第一個想去的就是魔街,因為那裏是B市堪稱夜店最多,也是檔次最豪華的夜店聚集區。雖然陸也已經不在B市六年了,可是對於天天上網關注國內和B市新聞的他來說,對於B市的情況他還是不太陌生的。

出了世紀金屋,陸也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見這會兒夜店應該都還沒有正式營業呢,這會兒過去已經是最合適的,於是陸也便擠著公交車趕往了魔街。由於白天丟了一次錢包,所以陸也這一次沒有把錢包放在褲兜裏,而是在上公交車之前放進了行李箱裏。陸也心說如果這樣還能丟的話,那他幹脆就別去幹什麽服務員了,還是幹脆拜扒手為師算了,那個掙錢來的多快啊。

換了三趟公交車,陸也終於來到了魔街。到了以後,陸也看到道路兩排一家挨一家的都是夜店,有的門上貼著招聘啟事,有的沒有貼,不過陸也知道,夜店這樣的地方人員流動性非常的大,不貼招聘啟事並不意味著就不招人。

陸也沒有急著進某一家是問,而是把整條魔街都走了一遍,最後陸也鎖定了一家叫做,“人間聖境”的夜總會。陸也之所以會看上這一家,主要是陸也覺得這是魔街上最大的一家夜店,而大往往意味著實力。而既然幹,當然肯定也是挑規模最大的夜店來幹了。雖然人間聖境並沒有張貼招聘啟事,但是陸也相信應該是招人的,所以他打算進去問問。招聘自然好,要不是不招聘就去別的夜店。

陸也推開人間聖境的門剛進去,就立馬過來一個服務生說道:“對不起先生,我們還沒有營業呢。”

“我是來應聘的,你們這兒還招服務生嗎?”陸也問道。

“這個……好像是不招了,不過你稍等,我幫你去問一下吧。”服務生好心的說道。

“好嘞,謝謝你。”陸也微笑著說道。

陸也站在門口看了看人間聖境的大廳,見裝修的金碧輝煌的,可以說檔次是非常高的,但是陸也對此卻並不是太驚奇,相反倒多少覺得有些土氣。因為陸也在美國的時候,大小的夜總會可是去過不少,那些夜總會給他的感覺更有一種現代的時尚感。而人間聖境給陸也的感覺則像是走進了皇宮一樣,當然,可以把這種裝修的風格理解為具有傳統特色的,但是對於現在這個年代來說,金碧輝煌的裝修風格實在是難掩暴發戶和土豪的氣息。

陸也站在門口正左看右看的時候,這時從門外走進兩個人來,一女一男,女的在前,男的在後。女的看上去三十五六歲到四十歲之間的樣子,穿著高跟鞋的她看上去得有一米七出頭了,身材前凸後翹,非常好。除此外,人長的也很漂亮,同時也非常的有氣質,陸也一眼看過去,覺得這個女人是一個很有風韻,很有味道,同時看眉眼之間,又是一個非常幹練精明的女人。而那個男的三十多歲的樣子,看樣子像是女人的跟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