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有區別了,首先說我比孫瑞星又年輕又帥吧?你跟我在一起二十年後,我才和現在的孫瑞星差不多。而你要是跟孫瑞星二十年後呢,到時他可就是個糟老頭兒了,都六十多了。其次,我雖然不能娶你呢,但是我可以一直對你好下去,除非是你自動離開,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否則我不會主動離開你的。最後,我不會一直養著你。不養你並不代表不喜歡你,不愛你,而是覺得你不應該總呆著,而是應該找一些事情去做。如果你願意,到時等瑞福會所被我收了以後,你可以過去當個副總什麽的。這就是不同之處。”陸也說道。

陳佳聽了陸也的話,感覺挺有吸引力的,可是事情對於她而言還是太突然了,她絲毫沒有心理準備,畢竟這可能是事關後半生的決定,畢竟這中間還牽扯著一個孩子,如果沒有孩子,怎麽都好說,可是有了孩子就會變的錯綜複雜起來。

“我需要時間考慮一下。”陳佳說道。

陳佳主要想考慮的不是別的,而是孩子問題。如果是她一個人的話,她可以馬上就答應陸也。她也不傻,她也喜歡帥哥,她也不願意跟已經年過四十歲的孫瑞星繼續耗下去。可是孩子該怎麽辦呢?如果跟了陸也,孩子無疑就是個累贅,畢竟不是陸也的孩子。可是放棄孩子她又舍不得,畢竟那是從她身上掉下來的肉,哪能說放棄就放棄啊?所以一時之間她感到很糾結。

“不用著急,你可以慢慢的想。”陸也將陳佳摟在懷裏說道:“不要讓我等太久了就是了。”

睡了陳佳,陸也算是心滿意足了。接下來,他就決定開始將炮口轉向孫瑞星,他覺得也是時候該跟孫瑞星攤牌了。

朱小磊經過幾天的努力之後,總算是在床上也搞定了陳欣欣。不過並不是朱小磊親自上陣搞定的,而是他買通了陳欣欣的一個男朋友,有錢能使鬼推磨嘛,把陳欣欣灌醉了以後,一通蹂躪,之後分別拍了清晰的照片和幾分鍾的短視頻。

當朱小磊把東西全部都交到陸也手裏的時候,陸也很高興,於是隨即挑出兩張郵寄給了孫瑞星。

孫瑞星在接到照片之前,還沒有在氣憤的漩渦當中掙脫出來。對於之前派人去突襲sexy love酒吧沒有成功的時候,孫瑞星既感到惱火,同時又覺得很奇怪。事情計劃的很周密,知道的人鳳毛麟角,怎麽會在執行的時候卻沒有執行起來呢?

孫瑞星問郝飛怎麽看待這個問題。郝飛能怎麽說啊,隻是從猜測的角度說可能酒吧裏有看場子的,一看到苗頭不對就立馬製止了。孫瑞星覺得郝飛說的有一定道理,因為除了這種解釋能解釋的通以外,也就沒法解釋這種事情了。

就在這件事情還沒完全從心裏過去的時候,孫瑞星就收到了一個快件兒,而且還是到付。孫瑞星不知道是什麽東西,手下人給付完錢以後,就直接送去了孫瑞星的辦公室。

孫瑞星打開快件,拿出裏麵的照片一看,臉當時就綠了。陳欣欣是他的女人,自己的女人當然認識了。可是照片中的男人他卻不認識,因為是做了後期處理的,臉都被馬賽克給擋住了。

孫瑞星看了照片之後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可是他並不知道這個快件兒是誰郵寄給他的,而他當下顯然也顧不上這些了,於是拿著照片氣衝衝的就離開了瑞福會所,去了陳欣欣住的地方。

陳欣欣一天無所事事,孫瑞星去的時候她正在睡下午覺呢。

孫瑞星開門進了屋,來到臥室看到床上躺著的陳欣欣,越看就越生氣,心說我供你吃供你喝,還買房子給你住,你特麽竟然這麽對我。幸虧這房子我沒特麽寫你的名字,不然你全都得給我拐跑了。

孫瑞星留了個心眼兒,他的想法是,如果陳欣欣要是能給他生個一兒半女的,他就把這房子給

陳欣欣,如果啥都沒生出來,孫瑞星就不打算把房子給陳欣欣,所以開始買這房子的時候,寫的名字就是孫瑞星的名字,而不是陳欣欣的名字。但是陳佳住的房子則寫的是陳佳的,名字,因為陳佳有功勞啊,生了個女兒,所以自然是要嘉獎的了。

看著手中的照片,再看床上的陳欣欣,孫瑞星便脫掉身上的外套,然後一把將還在熟睡中的陳欣欣給拽了起來,先是兩個響亮的大嘴巴,之後就是一通拳打腳踢。把陳欣欣都給打蒙了,她甚至以為她在做夢。

而孫瑞星打陳欣欣,除了照片的事情讓他感到難堪之外,還有就是陸也和戚紫薇的事情也讓他很惱火,一直他都想找一個可以出氣的地方,但是一直都沒找到。而這回算是在陳欣欣的身上找到了,可想而知孫瑞星是不可能輕易放過陳欣欣的。

直到把陳欣欣打的鼻青臉腫,跪地求饒之後,孫瑞星才停手。孫瑞星將將照片摔在陳欣欣的臉上,並告訴陳欣欣,必須在兩個小時之內帶著她的東西滾出這個房子,否則就要陳欣欣的命。

陳欣欣看了照片還能說什麽呢,隻能是乖乖的聽話。忍著一身的疼痛,把她的東西收拾了一下,然後便走了。

別以為把陳欣欣打跑了孫瑞星高興,其實他一點都不高興,相反還很生氣。在他看來,自從陸也出現了以後,他的正牌老婆戚紫薇被陸也給拐跑了,而如今陳欣欣也背叛了他,他的心情怎麽可能會好呢?

為了防止陳欣欣偷偷的回來偷東西,孫瑞星把門的電子密碼更換了一下,這樣即便陳欣欣還有房門的鑰匙,她也進不來了。而唯一能夠讓孫瑞星感到慶幸的事情就是他在陳欣欣的身上沒有花費太多的東西,也無非就是一些零花錢而已。

對於陳欣欣的被打,陸也那邊幾乎在第一時間就知道了,因為與孫瑞星有關的人,都在陸也的監控範圍之內。得知陳欣欣被打了,陸也很高興,不過這隻是陸也的第一步棋。

隔天晚上,孫瑞星在晚上下班,準備回家的時候。就見停靠在他車旁邊的一輛車上突然車門打開下來了兩個人,孫瑞星還沒等反應過來呢,就被兩個人用黑布袋子套住了腦袋,孫瑞星剛想喊,結果肚子上就挨了一記悶拳,之後就被捂住嘴拖到了車上,車迅速就開走了。整個過程沒有任何人看到。

孫瑞星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帶到了什麽地方,但是他感覺車至少開了得有半個小時以上的時間才停下來。由於他懷疑有人綁架他是為了錢,所以在車上的時候,他就說要多殺錢他都給,隻要不傷害他就行。但是車上沒有任何人回應他的話,他說了幾次之後也就不再說了。

當孫瑞星重見光明,可以看到東西的時候,他所在的房間裏空無一人,而他則被綁在了椅子上,根本就動彈不得。

就在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麽的時候,孫瑞星看到他麵前的電視忽然開了,之後就開始播放起了一段視頻。孫瑞星仔細一看,視頻當中的內容不是別的,正是他和周家豪合夥開的地下賭場,孫瑞星後背頓時就涼了,冷汗直流。

等視頻播放完畢以後,房間的門開了,然後就見一個人手裏拿著一遝紙走了進來,孫瑞星一看,發現竟然是陸也,就不由得又是一驚。

“你好啊孫總,欣賞完你地下賭場的全貌,有何感想啊?”陸也微笑著說道。

孫瑞星由於特別驚訝,導致半天都沒有說出來。而等心情稍微平複了一下之後,孫瑞星緊鎖眉頭問道:“你是怎麽得到這個視頻的?”

“這個問題可是個好問題,但是很抱歉,我不能告訴你。不過孫總知道私設地下賭場的要是被抓了,得有多大的罪過嗎?”陸也問道。

“我不知道,我隻知道你綁架是我違法的!”孫瑞星冷著臉說道。

嗬嗬,孫總,這個時候就不要跟我談違法了,你要是知道違法,你幹嘛還在會所開地下賭場賺取不義之財呢?而且你別忘了,你現在在我的手裏,你應該想的是你的處境,而不是關心我是否違法的問題。”陸也提醒道。

“你想怎麽樣?”孫瑞星問道。

“開門見山的說吧,我想要你的瑞福會所的全部股份,不過我不會白要,而是會用錢來買。”陸也直切主題說道。

“嗬嗬,你是在跟我講笑話嗎?要我的會所?你做夢!休想!”孫瑞星不假思索的拒絕道。在孫瑞星的眼裏,瑞福會所就是他的命,是他的聚寶盆,要錢他可以給,但是想要瑞福會所的股份和管理權,他是萬萬不能交出去的。

“你先別急著說不賣。”陸也指了指電視說道:“你得想想你現在是什麽處境,如果我把視頻交到有關部門的手裏,你覺得結果會怎麽樣?我可以非常明確的告訴你,至少有兩個結果,一個是會所一定會被封。另外一個就是你一定會蹲監獄坐牢。當然,你指使人打我的事情我也有證據。你別看我現在綁了你,可是你一點證據可都沒有。而且我還可以再告訴你一件事情,那就是你要是消失個十天八天的,是沒有人會找你的。我既然想要你的瑞福會所,我就是做了充足準備的,否則你覺得我會輕易的下手嗎?”

陸也早就已經跟郝飛打過招呼了,如果孫瑞星要是不回去,那麽郝飛就說是孫瑞星有急事去了外地,歸期未定。而郝飛可是孫瑞星的心腹,郝飛說話,瑞福會所誰能不信啊?誰敢不信啊?

孫瑞星聽了陸也的話,覺得有道理,如果不是做了精心的準備和細致的籌劃,他是不可能被幫到這裏來的。可是讓他交出瑞福會所,這無疑就是要他的命啊,他怎麽可能把自己的命輕易交出去呢?可是不交也沒他的好果子吃啊。孫瑞星一時之間就糾結了起來。

陸也見孫瑞星不說話,便又說道:“我知道你舍不得瑞福會所,可是你願意坐牢嗎?就你這罪過,我想判個十年八年的是沒問題吧?到時候你再出來,瑞福會所即便不是我的,恐怕也早就是別人的了。更何況我還不是白要你的,我是真金白銀的花錢去買。再有就是,你孫瑞星也不缺錢花啊,除了瑞福會所,你還有那麽多套房產,和其他公司的股份呢,你一樣可以活的很好。至於我嘛,沒辦法,誰讓你惹到我了呢,隻能是你自認倒黴活該,除此外,你沒有其他任何的辦法。”

孫瑞星看著眼前的陸也,想了又想,問道:“你打算出多少錢買我的會所?”

陸也伸出了一個手指。

“一個億?”孫瑞星問道。

“沒錯,一個億。”陸也點了點頭。

“嗬嗬,一個億。你知道我的會所市值多少錢嗎?你一個億就想買走?”孫瑞星覺得陸也簡直是在跟他將笑話。

“人間聖境也不隻值八千萬,可是周家豪最後還是花八千萬給賣了。你現在是被動的時候,不是可以隨便講價還價的時候,知道嗎?你沒有選擇,我給你一個億已經是仁至義盡的了,我要是讓你無償轉讓,你有辦法拒絕嗎?”陸也看了一眼手腕上手表的時間說道:“我並不著急讓你現在就給我一個終極回答,你可以好好想想。當然,前提是你願意在這裏一直呆下去。你在這裏呆多久,是取決於你什麽時候在股份轉讓協議書上簽字。如果不簽,我是有能力讓你一直呆在這兒的。你好好想想吧,想好了叫一聲就行了。”

陸也說完就走了出去。出去之後,告訴在門口看著的人說,如果孫瑞星要是喊的話,就給他打電話。

當天晚上,陸也沒有走,而是就住在了關押孫瑞星的地方。而孫瑞星整整一晚都坐在椅子上,但是卻遲遲都沒有睡著。直到快亮天的時候才燃起一絲的睡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