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朵校花留給我 序言 鳳舞文學網

我這人沒什麽幽默細胞,所以,在網上讀到一些幽默小說的時候,總是感覺欣喜若狂。而自己卻根本無法寫出相類似的東西。

以前在起點以‘彼岸皮皮’的作者名在起點有兩三本VIP作品,但我對這個作者名失去了興趣,所以就想著換一個名字,但要在起點上換一個名字是一件多麽困難的事,還不如直接開個新號來得痛快。

於是,我就重新注冊了一個名字,在取作者名和用戶名的時候,我又犯難了。試著取了N個名字,後麵都是一串紅色的提示,那就表示有人已經使用。

這從側麵也可以反應出我想象力的不夠豐富。

於是我就取了現在這個名字:馬家街49號。

這是我份證上的住址。

還好這個名字沒有人使用。

不過,但凡熟悉一點內地搖滾音樂的人都知道,汪峰和曾經的樂隊叫做鮑家街43號。那是他們中央音樂學院的門牌號。

說到這裏,當然也可以提一提我對內地音樂的偏。首當其衝的當數許巍,《人》,《青鳥》,《在別處》等等。有的人說,許巍後期的音樂已經在給主流音樂諂媚了,其實,我不這樣認為,比如《四季》,《每一刻都是嶄新的》,《小魚的理想》等同樣能給我強烈的心靈震撼。

再說,畢竟許大叔四十多的人了,世界觀,人生觀不可能不發生變化,如果要求他自始至終一成不變,那他就不是人,是偉人。

汪峰和他的鮑家街43號亦如是。《晚安,北京》,《美麗新世界的孤兒》,《再見,二十世紀》以及後期的《飛得更高》,《我們的夢》等等。

要說到中國內地的搖滾音樂當然不能不提一下唐朝。

現在全國高唱紅歌的曆史背景下,我卻提到唐朝,是因為唐朝和紅歌之間還是有一定的聯係的,唐朝有一張專輯就是專門翻唱的一些經典紅歌老歌,而我毫無疑問,最喜歡聽的一首就是《國際歌》,這首天上地下最為偉大的紅歌現實世界卻沒有多少人在唱了。

現在的所謂“紅歌”,狹隘的定義就是歌頌party,把麻當有趣的那種歌頌,而《國際歌》明顯不屬於此列,所以,作為最需要人人牢記的歌曲,卻沒人敢唱,因為我們一直掛在嘴邊的理想並沒有實現,那就有種讓人不打自招的嫌疑。

聽《國際歌》,我不知道出於何種原因,隻想聽唐朝翻唱的版本,這也是我喜歡唐朝的一個重要原因。

當然,提唐朝樂隊隻提《國際歌》的話,有點以偏概全,甚至不得主旨,但這不重要,因為這篇序言是對我新書《最後一朵校花留給我》而做,提到音樂本來就是題外話。

我現在的筆名叫‘馬家街49號’,算是抄襲汪峰的創意吧,不過,我想就像旭陽剛開始唱《天裏》的時候,汪峰也沒表示反對,我取這麽個名字,他也不應該表示不同意見才對。

再說,我這麽叫還有一層向汪峰和鮑家街43號致敬的成分在裏麵,他們讓我聽到很多經典好歌,我應該謝謝他們。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在於,這個街道號碼的確是我份證上麵羅列的住址,全稱如下:四川省資陽市安嶽縣思賢鄉馬家街49號。

如果你不信,可以照這個地址尋找過來,要是找不到我,我就承認我剽竊。要怪就怪‘馬家街49號’和‘鮑家街43號’太過相似了吧。

現在來說說這本我即將寫的書吧。

書名本無太大意義,或者說,隻體現了這本書的一個側麵。提到校花,校花當然所指一所學校最美麗的姑娘,那麽這本書必然跟有關。

校花名叫林思雨,學校名叫江安大學,說是最後一朵校花,隻是在一個特定的時間段內,這個時間段裏楊小魚在江大讀書,而林思雨是一個懲前毖後級別的校花。

林思雨的父親是江安首富,楊小魚的爺爺是江安省一把手,如果把權錢看成狼狽的話,林思雨和楊小魚當然算是門當戶對。

這跟這個故事發生的基礎無關,因為楊小魚的份江大知道的人不多,在別人看來,楊小魚是一個帥帥的小男孩,沒有霸氣外露,也沒有不可一世的欺壓良善,他是一個低調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純粹的人。

故事就從楊小魚接到江大錄取通知書那天開始。

為網絡連載的長篇小說寫序言其實是一件根本不太可能的事,因為上百萬字的小說,每天更新五千字的話,就得寫上兩百天,如果是兩三百萬的書,就得一年兩年,從開始到最後,最初的設定可能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而要等到書完結才來寫序,也沒什麽實際的意義了。

所以這篇序言更多的是談談我現在的感想,而不是關於故事本。

青都市的小說現在大行其道,其規律的模式是,一個默默無聞的窮小子突然經曆一場古怪淋漓的意外,馬上就有了指點江山的能力,於是一出出扮豬吃虎的惡劣故事就此上演,然後無數美女毫無理由的甘願進供體,而這具體背後隱藏的不是權力就是金錢。

這用一種模式解釋就是落魄書生和富家千金,要是不這樣寫,你就會發現,很多橋段就不能堂而皇之走進故事裏。

唯一有些不同的就是主角所擁有的能力。

當然,最大的不同還在於作者對語言的把握能力,也就是說,故事還是那些故事,節還是那些節,換個人來寫就會截然不同。

我的故事也會按這樣的曲線進行。至於會不會截然不同,我不敢自以為是,當然,也不會妄自菲薄。

我的打算是寫一百萬字左右,但我不知道這個目標能不能完成。

因為要完成這個目標需要邁過兩道坎。

其一是入V,入V並獲得一定的收益是每個作者寫書的根本目的和動力,也是前提。也就是說,寫這樣的一部幾百萬字的長篇小說,如果不能獲得人民幣的慰籍,我認為不會有任何一個人能夠堅定的寫完。因為這樣的小說拋開了這個目的,沒有存在的必要和合理。

其二是付出和回報的比例。也就是說,在入V的前提下,點擊量和訂閱量,是否能夠達到讓我堅持下去的地步。

要是因為我的書本質量不高,訂閱少得可憐,我想是個人都會選擇果斷的TJ,而不是像別人嘴巴裏說的那樣,我寫小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心靈願望,不管怎樣都會堅持寫下去。這樣說話的人肯定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人,如果你每天更新五千字,連續更新兩百天,換回來的卻隻是少得可憐的幾個訂閱,那麽,我想要麽你是神人,要麽……你是瘋子。

我既不神,也不瘋,所以,對於這本書未來的命運,我不會妄自揣測。

不過,至少這本書會有十萬字以上,因為我現在已經有了十萬的存稿。

我以前寫的書都是二三十萬的長篇,入V是入了的,但訂閱約大於零,但我還是堅持寫完了,是因為我不會堅持寫兩百天。要是堅持寫兩百天,結果一無所獲的話,想想都能讓人絕望。

讓人絕望的事最好不要去做。

2011-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