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和班花同行

接連兩天都是枯燥的隊列訓練,教官教我們看齊,齊步走,正步走,閑暇休息的時候唱點軍營的歌曲,因為伯父和堂兄的關係,軍旅歌曲我也會一些,那種孤獨守候在唐古拉山口頂著白雪,背上背著槍,眺望遠方的感覺是很蒼涼和男人的。如果在一片高山峽穀之間,坐在一塊草地上,懷抱著一把吉他,飛過的每一隻蝴蝶都是你的聽眾,你唱的又是有些悲壯的軍旅歌曲,那感懷倒是很真切。

這幾天,我的吉他還從來沒彈響過一次,最主要的是現在沒什麽心情,剛開學,心情是很複雜的。況且成天穿著迷彩服,軍訓的枯燥和辛苦更多的時間是想呆著,什麽也不幹。

經過那天的事情,我和教官的關係其實很不錯,再加上我訓練雖然特立獨行,但還是很刻苦和表現優異的。

整件事情最鬱悶的可能就要數李勁鬆了,他堅持了五十分鍾被我這個堅持了七十分鍾的人打敗了,但班上堅持了五十分鍾的人就我們兩個,他心裏肯定有了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觸了。不過,勝利者是不會去體會失敗者的痛苦的。

這幾天我們宿舍幾個照例每天晚上吃一碗砂鍋,但杜宇和砂鍋西施的關係並沒有質的飛躍,還是停留在顧客和老板的關係上。

不過,我們確實知道了這是一家三口在學校食堂承包的砂鍋店。老板姓肖,叫肖長征,老板娘姓陳,叫陳玉蘭,女兒叫肖莉娟。

老杜一直以來日方長來解釋為什麽一直沒有更進一步的進展,不過,我覺得也是,這剛大一開學沒幾天呢。

星期六,我們宿舍決定集體去電腦城,我和杜宇決定一人買台電腦,冬雨居然也決定要買一台台式機,他說台式機玩遊戲要好很多。對於有錢的他,我們當然沒什麽意見。

這幾天天天粘著我們的傅斯博沒有跟我們一起,他說是他們宿舍組織去學校後麵的山爬山去了。

我們也就沒理會他。

來到校門口,我們幾個產生了分歧,周冬雨說打車,杜宇說趕公交,張新沒有表態,但他傾向於杜宇,我也沒表態,但我傾向於周冬雨。

這公交車太擁擠了,不但沒地方坐,還人擠人,擠出一身臭汗。況且按周冬雨說的,學校去電腦城還要轉車,太麻煩。車費他出好了。

跟著他一路逛街,公共消費當然都是他買單了。

但杜宇說的理由讓周冬雨也躍躍欲試不想再堅持。

杜宇嘿嘿笑著說,“你不知道我們學校門外這趟車基本上都是學校的同學啊,這初秋的天氣,你不是不知道,女同學都穿得比較少,那不是越擠對我們越有利啊,養眼不說,不小心碰一下,擦一下的……”

“你就淫蕩吧你!”我和張新都鄙視他,但周冬雨居然兩眼放光。

“坐公交還有這好處?”

“當然,君不見好多愛情故事都是從公交車開始的。”杜宇似乎已經在想象自己身邊站著一個絕色美人,正用前胸頂著自己的後背,隨著車的顛簸時不時傳來一陣壓抑的快感。

這個理由就這樣說服了我們宿舍唯一的非處男周冬雨。這下三個人讚成坐公交,我也不好明顯表示反對,那樣的話跟我走平民路線相違背了。

那就坐公交好了,雖然會很擠,雖然會花更多的時間,但杜宇說的確實是大多數坐公交車的男人很想遇到的事情之一。

學校有始發車,但不是去電腦城方向,要去電腦城,我們得在校門外公交站點去等11路車,然後過幾站轉23路到人民路下車,人民路就是電子產品一條街,買最多的就是電腦和手機,像機等電子產品。

上次我堂兄回來休假,我正好也在東海,他就帶我來了電腦城,給我買了一台單反的尼康數碼像機,是以,我來過一次。不過像機我沒有帶來。

我們來到站台邊,卻發現一對俏麗的身影在晨曦中眺望著來車的方向。正是班花謝穎和我們班的苗蘭蘭。

“這不是小穎嗎,什麽風把你給吹這兒來了?”杜宇臉皮比我還厚,這剛認識幾天,就叫人家小穎了。

“咦,杜宇,是你們啊!”謝穎和苗蘭蘭也看到了我們,立馬和我們打招呼。

“怎麽,我們的班花大人親自來坐公交車啊!”老杜調侃道,可他忽略了班花身邊還有女孩呢,苗蘭蘭雖然沒有謝穎那麽出眾的氣質,但各方麵也都還算美女的行列,杜宇連著兩句話都把人苗蘭蘭忽略了,她怎麽能不生氣呢。

苗蘭蘭不高興的說,“杜宇,你們這群色狼往哪兒走啊,”說完,挺了挺胸脯,表示,我也是美女呢,你們說的班花是誰啊?

“可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我們這裏隻有一隻狼,沒有一群狼!兩位美女這是要去哪兒啊?”你看,我說的多好,兩位美女。

“小魚,你會選電腦嗎,我和蘭蘭想去買台電腦!我們都不怎麽懂!”我當然跟謝穎熟一些,同是班幹部嘛,再說,隊列的時候她站我正前麵。苗蘭蘭比謝穎矮半個頭,站在第一排我的斜前方。

我剛想回答,杜宇卻搶先答道,“這個周冬雨太懂了,要不讓他陪你們去挑電腦,我們就做護花使者好了,不過中午的飯就由你們請了,怎麽樣?”這杜宇不是要往我們臉上抹黑嗎,我什麽讓女人請過吃飯。

杜宇這小子在人肖麗娟麵前爭著搶著付錢,這會兒居然打起了我們班女同學的主意。

“你們也要去電腦城?”謝穎隨即明白了杜宇的話。

謝穎對周冬雨並不熟,這孩子在班上不怎麽活躍,可能他下定決心不會吃窩邊草的,張新這孩子也是三句話響不出一個屁來。而且見著這麽漂亮的女孩子,有些發窘。這可是以後四年的同學,大方一點嘛。

“別理會老杜的,我們確實也是去電腦城,我們也要買電腦的!”我點點頭答道。

“那咱們正好一路,我正在發愁,到時候別被電腦城的人給敲了一筆。”謝穎高興地說。

“你們兩個都要買嗎?”我問她。

“嗯!”

這個時候一輛11路車遠遠的過來了,我看到車裏麵的人還不是很多,但看到我們學校門口許多人都在往站台這邊跑,站台上的人也都按耐不住,看樣子要坐11路車的人很多啊。

不過幸好連著過來了兩台11路,一台空調,一台沒空調。

先來的是有空調的,大家把肉都擠幹了,勉強擠了進去,但我有翩翩君子之風,我不想去擠。

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坐公交車,這擁擠的場麵把我嚇壞了,我甚至忘了去擠。另外幾個見我沒動,也就不去擠了。

周冬雨明顯在皺眉,他也沒想到公交車會這麽擠。

後麵一輛沒有空調的車,上麵的人似乎更多,不過這個時候站台上的人已經少了很多。我們總算勉強擠了進去。

我們四個男孩把兩個女孩圍在中間,用杜宇的想法就是,如果難免要碰上些磕磕碰碰的,也讓自己幾個男生去承擔好了,或者說,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

一上車,周冬雨就叫喚說上當了。

我也覺得這裏麵空氣太濁了,人太多了,而且並不是傳說中的可以揩美女油的地方,因為我們周邊就我班的兩個美女,顯然我們四個都不好意思去揩本班同學的油。

這個時候已經八點多了,都過了上班高峰,車裏麵怎麽還這麽多人呢。我忘了今天周六。我們學生休息,人家上班的也休息。

就在我們幾個用眼神互相埋怨的時候,司機不知道碰到什麽,突然一個急刹車,因為我站在靠近車頭這一邊,謝穎同學一個沒穩住,整個人都撲到我懷裏了。

當時的情景是,我背對著車前進的方向,右手拉著鋼管,謝穎麵對車窗右手拉著吊環,她整個人就倒了過來,幸好我拉的是鋼管,重心還算穩當,謝穎拉的吊環本來就是軟的。她下意識地用左手拉我的衣角,我也用左手下意識地去抱她。

我本來就比他高上不少,這一抱,左手手臂卻正好抱到謝穎的胸前兩團凸起,我的感覺反正是軟軟的,很舒服。

話說了這麽多,其實也就一瞬間的事。

隻聽得車廂裏哄的一聲,大家都嚇壞了。

司機也氣急敗壞,“他媽的,不想活了,騎個電瓶車到機動車道來。”可能剛才也把司機嚇壞了。

司機重新把車開起來以後,我都不想鬆手的。

“楊小魚,你幹什麽,放手啊!”謝穎站穩了以後想要掙開我,可我居然不想鬆手,謝穎的話把我叫了回來,我趕緊送手,謝穎臉紅紅地看著我,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卻正好看到老杜不懷好意地看著我……,我瞪了他一眼。

我們下了車,準備換乘,冬雨死活不想再坐公交車了,非要打車,老杜要是再堅持的話,說不定他直接打電話給他媽,讓他媽給派輛車來。

周冬雨剛才扶著公交車引擎蓋上的欄杆,可能看到了那差點釀成的車禍,心有餘悸了。其實,照杜宇的意思,這都是小意思,公交車上哪天不是險象環生的。

可是六個人,一輛車明顯不夠。

我們叫了兩輛車,可是兩輛車的話,一輛車能坐三個人,但怎麽個坐法卻又發生了分歧。

肯定不好意思一輛車一個女孩,這樣不軌之心昭然若揭啊。兩個女孩肯定要坐一輛車,那麽誰去和兩個女孩坐一輛車呢,雖然我是宿舍的老大,但這個時候他們居然都沒有了尊重我這個老大的意思。

兩個司機在一邊都不耐煩了,“你們誰覺得自己最帥的就和倆女孩坐一輛車好了。”其中一個司機這樣建議。

老杜和張新都暗淡了,他們不但錢比不過周冬雨,實際上,氣質上,長相上,周冬雨更符合奶油小生的稱謂。

“還是老大和兩個女孩坐一台車吧!”周冬雨這個時候卻不爭了。

看樣子,他們公認的還是我最帥。

我就老實不客氣的拉開了一輛車的後門,讓兩位女孩坐了進去,我坐在前排副駕上。

今天周末,路上經過的幾個路段堵了一段時間,好不容易才來到人民路。

我們進了一家叫數碼廣場的商場,裏麵的人立馬都給圍了過來,所有的銷售人員都極其熱情地把我們往他們的鋪子上介紹,就差動手來拉了。

最後我們選了宏基專賣。

按杜宇的意思本來是想買組裝電腦的,但我們幾個都傾向於品牌,他也沒辦法。

經過店員的一番介紹,我們決定就在這裏買五台,店員一聽五台,那可是一個大主顧,零售沒有一次性買五台的。更是顯得殷勤起來,不是端茶遞水,就是發自己的名片。

雖然是宏基專賣,但裏麵好像也有組裝個性化設置。

周冬雨按現在世麵最流行的配置,給配了自己的電腦,杜宇呢選了一些適中的配件,我和謝穎兩個女生也都沒有要太好的配置,我的配置玩現在市麵最流行的遊戲也是夠了的,再說,我也不是很喜歡天天玩遊戲。

“其實,高中的時候,我就很喜歡電腦,看了很多電腦方麵的書,但是母親一直不讓我買,說是怕耽誤學習,這上了大學,家裏才允許我買。我現在的理論知識有了,實際經驗不足,所以,我本來想買台差一點的,自己回去鼓搗,壞了也不心疼。等自己的技術好了,就在學校做這個生意,你看,現在學校裏麵許多大一大二的都人手一台,像周冬雨這樣的變態,有了筆記本還想要台式機,這裏麵的商機是無限的。”杜宇的想法,居然是要在大學裏做生意,說實話,我一直說要保持低調,但自己從來也沒想過要自己創業的。

“現在最一般的電腦利潤都在幾百元以上,價格越貴的電腦利潤越高,光上網上的報價都會比商場裏賣的低很多,不過,我沒什麽本錢,我媽給我的一年的生活費才兩萬都不到,能買幾台電腦啊。”

我聽杜宇說的好像也蠻有意思的,就是啊,我們為什麽不可以在大學裏自己創業呢,我想要低調,過自己的生活,如果連經濟上我也能獨立的話,那我就可以驕傲的宣稱,我不是紈絝。

“老杜,你的想法很好,這個我們回去再說,現在當務之急是把電腦弄回去,然後吃午飯。”我一看時間都快十二點了。幸好是一批人都在忙,要是一台一台的裝,五台電腦還不得弄到晚上去。

我們每個人把自己的賬付了,就讓謝穎和苗蘭蘭下去叫兩輛車,然後叫店員幫我們把東西搬到樓下去。

還是按照來的方案,我們一路回到學校,出租車是不讓進校門的,沒辦法,我們就叫了兩輛三輪車,把電腦一股腦搬上三輪車,送到暢園樓下。

因為是液晶顯示器,所以,整個電腦並不重,我們一人搬一台加上音響等小件東西,倒也人手夠用。

我們先到梅園,想先幫謝穎把東西搬上去,但管宿舍的阿姨說什麽也不讓我們上去,我們好說歹說,謝穎又是哀求又是裝可憐,最後隻同意讓一個男生上去。

我怕我們四個打起來,誰都想去女生宿舍參觀參觀。

好在,現在我是宿舍老大的地位是不可撼動的,順理成章,這個幹苦力的技術活我就當仁不讓了。

我抱了兩台機箱,兩個小女生一人拿一台顯示器,至於鼠標鍵盤什麽的,都放我機箱上麵了,不過,還好,我不覺得沉,況且,她們宿舍在三樓嘛。

她們就買了一個音響,被謝穎給抱著了。

幸好這個時候是中午,大家都去食堂吃飯了,零零星星的有人在過道裏,我沒看到有什麽穿著暴露的女生在溜達。

再說,在我們班花麵前,我也不太好意思四處打量,隻能目不斜視地跟著謝穎和苗蘭蘭上了三樓,往右邊拐進了304。

我們這兩棟樓的構造差不多,單號在陽麵,雙號在陰麵,304宿舍裏麵沒人,窗簾也沒拉,我從窗戶看過去,正好看到405,我們宿舍,這個時候裏麵好像有人,這幾個人肯定已經把東西搬上去了。

我把機箱放在謝穎的床位下麵,卻見謝穎臉色緋紅地去收拾掛在她床位下邊的衣架,上麵是粉紅色的一套內衣。我裝著什麽都沒看見。

“謝穎,苗蘭蘭,咱們先下去吃飯吧,把飯吃了回來,你們要不會安裝,我再過來幫忙吧,我們都跟宿舍阿姨說好了的一會就下去,不能失信於人,不然下次再進來就沒那麽容易了。”

“嗯!”謝穎把衣架扔自己床上,然後把蚊帳拉攏,好像我要爬上她的床看個究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