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下雨天,發傳單

早晨起來,居然下起了大雨,而且一點也沒見要停的跡象,看來今天的軍訓就泡湯了,大家都興奮的不行。

本來今天去取宣傳頁的,但恐下雨把紙弄濕,就沒有去。杜宇和張新依舊去了101,我在

上睡懶覺,周冬雨居然在QQ上開始泡妹妹了。

睡得實在不想再睡了,我也下了樓,跑到杜宇那邊去看,我看到謝穎和苗蘭蘭也在,杜宇專心指導的樣子,謝穎穎她們專心學習的樣子,讓我很欣慰,看來我們的團隊是高水平的,至少大家都很用心。

我希望我們的團隊能永遠這樣團結。

現在一切都已經步入正軌,論壇上的宣傳也已經到位,就等拿了宣傳頁,到宿舍樓裏麵挨個宣傳,雖然現在電腦普及了,但並不表示所有學生都能買得起電腦,大二也有很多人沒有電腦,所以,市場並不止是大一這一點而已。

我看她們幹得

火朝天,也忍不住想上去擺弄,不過,我去給他們買了點水來,忘了買飲水機,好在今天並不

,反而還有點冷,這秋天一場雨就會降溫,漸漸的就會涼起來了。

謝穎她們也都穿起了長袖,我撐著雨傘從風雨中走過,也感到了一絲涼意。

校園裏的梧桐樹葉子被風雨吹落了一地,還沒來得及打掃,新的落葉就掩蓋了舊的足跡。

這是開學來的第一個雨天,我的心

其實很好,從來也不會發生悲秋這樣的事

,雖然我也曾經因一葉落而知秋之將至,但那不是悲,而是喜。

秋,你從詩裏讀到的是蕭瑟,而我卻從想象中,看到農民們臉上的幸福,那代表收獲啊。

秋還是一種輪回的更替,就比如說我們六個人,就在這個秋天相遇在工商管理新生班,更在這個101教師宿舍相聚,我根本就沒有必要去悲,這是它的規律吧。

“老大,外麵雨還很大吧!”杜宇見我進來就問到。

“這窗戶能看到外麵吧,我以為你是在地下室裏麵呢,還問我。”我把雨傘放進廁所,上麵還在滴水。

杜宇這小子這次買的電腦價格不錯,足見他的談判本領還是具備的,隻是尚欠火候,也許經過這大學四年以後,畢業的杜宇將是一個全新的他,甚至他自己都不認識自己。

“嗬嗬,太投入,太忘我了!”杜宇傻傻一笑。

“是有兩個妹妹在旁邊,得意忘形了吧!我可警告你,別手把手的教啊!”我說了一句玩笑話。

“我哪敢啊,兩個美女不吃了我!”杜宇嘿嘿笑著。

謝穎有些局促,聽了我的玩笑話,倒是苗蘭蘭大方得多。

“他敢,他吃了砂鍋西施的砂鍋,還想吃我們的豆腐?門都沒有!”苗蘭蘭這話說的太直白了一些,我都不好意思了,好像我剛才的話是在警告杜宇,倆姑娘是我的人一樣。

“老大,我們什麽時候去把宣傳頁拿回來吧,我想我們得盡快,不然又到周末,都跑電腦城去了。”張新在一旁翻電腦書,他這幾天也沒看英語書了,學習和工作要兩不誤才行。

“雨小一點就去,晚上雨停了以後,大家分頭行動就去發宣傳頁。務必造出最龐大的氣勢出來。”

“是啊,我們現在雖然是小生意,但資本也有六個人,十一萬塊錢呢,那些校園裝電腦的有我們這麽大的氣勢嗎,所以,我們肯定會唱響的。”

“周冬雨這小子呢,怎麽沒來?”

“網上泡妹妹呢,不用理他,我們也都別指望他這個公子哥能幹什麽了,隻管讓他出錢就行了。”

我坐在電腦邊上了一會兒網頁,不過我們現在隻能以遊客的

份進學校論壇,注冊需要提供學生證號,我們學校論壇還專門提供了發布求租求購出售的平台,我看到我們以大一新生為名發的出售信息,瀏覽量還

大的,後麵也有跟帖,我想,生意應該很快就上門了。

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幾位,咱們出去吃飯吧!”

我打電話叫周冬雨一起吃飯,傅斯博也在宿舍就叫他一起來了,隨便在北門外吃了點中餐,雨也小了,我們在北門外一家複印店複印的宣傳頁被我們全部領走了,好幾千張呢。

都是A5大小的暗黃色的紙,不是那種白色,這樣的紙要便宜一些,而且要薄很多,當然是為了節省成本,也沒有彩印,上麵標了幾款品牌(聯想,IBM)電腦幾種

銷款式的價格,和組裝電腦的主要配件的價格,然後就是宣傳語和電話。

傅斯博這小子今天吃了免費午餐,所以,我們也打算讓他當免費勞力,讓他幫我們發宣傳頁。

我們商定的策略是,大家都穿迷彩服,以表示我們是大一的學生的

份不假。先主要往大一新生集中的樓內去散發,然後在食堂門口也發一些。

估計現在我們的人手是夠的,所以,也就沒有讓傅斯博加入進來,隻是讓他今天當勞力就行了,不過看傅斯博這小子也不像缺錢用的,也好像對參加什麽勤工儉學沒興趣,隻不過因為這是我們搞起來的,他才加入進來,純屬友

讚助。我們當然也沒好意思說,我們要成立公司這樣還沒影子的事

,讓人看笑話,雖然我認為要成立公司隻是我一句話的事

,但一切還是一步一步走為好。

我們把宣傳頁留了一部分,每人帶了一百來張,就回到宿舍,因為誰也不會知道今天會下雨,所以,迷彩服都沒洗,本來就隻有一件,如果洗了的話,就沒法軍訓了,我們也都是一個星期洗一次,我把我所有的衣服都送到樓下洗衣店去洗了。我們宿舍就隻有張新一個人是自己堅持洗衣服,就連杜宇這小子都不自己洗,可能雖然不是二世祖,但也是家裏的小皇帝吧。不然在這個大多數學生還隻有五六百一個月的生活費的時候,他家裏不會給他一年將近兩萬的生活費,平攤到一個月也有一千多。

張新的母親在家務農,父親在外打工,有個哥哥也在工廠打工,兩父子一個月一起給張新寄六百塊錢來。

如果我們的生意能好起來的話,張新肯定是最為激動的一個,那就預示著,他可以不用再向家裏要錢了。

即便利潤我們六個人平分的話,一個月也不可能隻有六百塊。

杜宇進貨的價格和出售的價差,每台電腦我們至少能賺兩百多,價格越高賺的越多,品牌機賺的要少一些,因為批發商給的利潤點就低一些。即便我們平均每天賣一台,也夠了。

因為下雨,大一新生基本上都窩在宿舍裏,我本來不想出麵的,但見大家都

火朝天的,我不來的話,有些說不過去,周冬雨可能和我想的一樣吧。

我們每個人走進一棟宿舍樓,遇到有人的就敲門把傳單發到人手上,沒人的就卡在門把上。反正一棟宿舍樓少說也有八十間房子,一棟樓發完,我們手裏的宣傳頁也剩下不多少了。學校三萬多人呢,每間宿舍四個人,將近一萬間宿舍,我們總共才一千多張,覆蓋還是很低的,所以,我們的重點就是那些大一新生最多的樓,那些大四的,已經不太可能還買電腦玩了。

說實話,我們已經超越了那些提著兩個耳機,或者提著兩袋方便麵和火腿腸挨個敲宿舍推銷的層次了,那些做小生意的才幾百塊錢的資金。

當然,江大是個藏龍臥虎的地方,我們一點也大意不得。

我盡量裝著像一個生意人一樣,和顏悅色地敲開每一扇關著的門,哪怕遇到的是一些讓人不高興的事

,我也盡量強裝笑臉,雖然我不明白為什麽伸手不打笑臉人,但大家也都算客氣地接過我手裏的單子,看了看,有的就當著我的麵揉成一團扔進了門口的垃圾桶,那姿勢很帥,但我看著想打人,這可是我們的勞動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