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周冬雨挨打了

我們各自留了一部分傳單,準備下午吃晚飯的時候在食堂門口散發。

我們幾個在405碰頭後,卻沒看到周冬雨回來。

我打電話詢問謝穎她們的情況,她們說一切良好,正在回宿舍,甚至已經有人口頭意願要買了。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看樣子,我們的生意會有起色的。

我掛了電話,等了半天,周冬雨還沒回來,我知道這個富二代不善於做這些事情,發傳單,我想他這輩子想都沒想過自己某一天居然也會讓人討厭地去發傳單。

我給周冬雨打電話,卻告訴我對方不在服務區,我想周冬雨不會出什麽事吧。

我們幾個正準備到他去的那棟樓找一下的,卻見周冬雨回來了。

他的樣子讓我們大吃一驚。

“冬雨,你怎麽了?”周冬雨迷彩服給撕開了,眼鏡腿也給掉了一隻,關鍵的是臉還腫了。

“我讓人給打了!老大,你要替我報仇啊!”周冬雨呲牙咧嘴的,雖然傷不是很重,但從小可能沒吃過這樣苦的周冬雨還是受不了,眼淚汪汪的。

打我兄弟,那就是打我。

“誰,誰幹的,敢跟我們405的兄弟過不去。”杜宇和張新也滿懷激動,立馬把周冬雨的毛巾弄濕水,給他擦臉。

“是個大二的,他說他叫吳康,讓我有本事去找他。”周冬雨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卻一下子彈了起來,原來屁股也給人踢了。

“他為什麽打你?”我看周冬雨如此低調地去發傳單,應該不會惹事生非的。

“我敲門進去,遞給他們一張單子,裏麵的人正在玩牌,可能打得正酣,嫌我幹擾到他們了,在旁邊觀戰的接過我單子,然後就聽他說,‘老大,你的競爭對手來了!’”

“我不知道什麽是競爭對手,可能這裏麵的人也在賣電腦。”周冬雨繼續說,“那些人一聽我也是來推銷電腦的,就放下牌,瞅著我看,看得我發毛,他們以為我是大一的新生好欺負吧,後來那個吳康就一把抓過我的傳單從窗口扔了出去,外麵下過雨,傳單就全廢了。幸好,我已經發了好幾十張了。我本來想先把傳單撿起來,這可是我們這幾天辛苦的結果,可他們居然就不讓我出去。”

“你也不打聽打聽,江大學生電腦的生意是誰在做,就敢來搶,兄弟們給我教訓教訓他,讓他長點記性。”吳康囂張地說。

“然後我就被一頓痛扁!我隻記得這群人不可一世的樣子,我也沒反抗,我知道反抗肯定會招來更多的暴打。”

“唉,真是難為你了,從小養尊處優的公子哥,這下被人給修理成這樣,冬雨,你要記住,這個世界就這樣,弱肉強食,你想要不被欺負,就要比所有人多強。”

“你看我這身板,也不像能打架的啊,所以,我隻有求你了,老大,跟著你,我的安全才有保障。”

“行,誰敢惹你,我就讓他給你舔腳趾。”

我想,必要的時候,我也應該在學校裏立威才行,不然任何人都想欺負到我們頭上來。

“走吧!”我吩咐道。

“去哪兒?”周冬雨還沒反應過來。

“替你報仇啊,我不想有隔夜仇,今天的事情今天解決!”

“這小子不知道有什麽背景沒有!”杜宇皺著眉說。

我知道,他們知道我能打是肯定的,但我上次打了林逸,結果進了警察局被人打了回來,所以,這次他們肯定也擔心我再次被叫進警察局。

“是他先惹我們的,到哪裏我們都占理。不過,我們應該先報告學校。”張新也不同意我們直接去尋仇。

看樣子,我們這幫兄弟冷靜有餘,血氣不足,上次打了架,這次變得有些猶豫起來了。

“你們兩個怎麽搞的,我的兄弟要這樣唯唯諾諾的,我們怎麽在江大立足,冬雨,我們走!”

“老大,我們不是這個意思……”我和周冬雨出了門,兩個人跟了上來。

看樣子,要靠不定期的打架,才能磨練他們的意誌。

周冬雨領著我們來到竹園,我們江大每棟學生宿舍都取了一個這樣的名字。

看起來很有詩意,其實也就是狗屁,一千多人擠的滿滿當當的,有狗屁的詩意。

周冬雨站在了319房間的門外。

我去敲門,門裏麵傳來一陣不耐煩的聲音,門打開了,其實門根本就沒關死,隻是虛掩著,可能是熟人的話就直接推門進去了,敲門的都是不熟的人,所以裏麵才有人不耐煩。

“請問,誰叫吳康?”到這個時候,我看他們都不知道我是來尋仇的。

“找我什麽事,”我看到一個家夥猥瑣的表情,穿著短褲背心,腳上套著拖鞋,耳朵上打了兩顆耳釘。

這幾個家夥還在玩牌,倒是很有興致。

“教訓教訓你!”我出其不意竄到跟前,一腳踢開放牌的凳子,然後壓在了吳康的身上,吳康坐在凳子上並沒有起來,這一下重心不穩就被壓在了地上,然後右手狠狠地給了他幾個耳光。宿舍幾個人才反應過來,趕緊來拉我。

杜宇幾個這個時候也衝了進來,我剛才故意讓他們留在外麵,要的就是出其不意,乘其不備,讓自己這邊的傷害減少一些。

我們幾個人就扭打在一起,不過這宿舍地方太小。

隔壁宿舍,可能是吳康的同學,聽到這邊的動靜,都跑了過來,我一看,我們四個肯定打不過,不過,吳康一直被我控製著。

我拖拖拉拉地把吳康拖到窗戶邊,外麵還在下著小雨,吳康剛才已經被我給揍得失去反應了,可能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居然剛剛才打了人,馬上就現世報了。所以基本上就範,任憑我擺弄了,跟剛才打人的氣勢完全不一樣了,難道隻知道欺軟怕惡。

“住手!”我大聲喝住所有的人。

“他媽的,人多欺負人少嗎?都給老子讓開,不然我把他扔下去。”我把吳康仰麵按在窗台上,窗台也就比腰稍高,因為仰著,吳康也不敢爭紮,他的身體重心已經在窗戶外麵了,再說,他那點勁,我可以無視。

寢室裏的人都停手了,但門外的人卻沒打算讓開。

我冷笑一聲,“是不是欺負我真的不敢扔他下去?”

所有的人都默然,那表情很明顯地告訴我,我不敢把人扔下去。不過,我確實也有些不敢,三樓雖然不算很高,但也有可能跌死人,跌死了我的麻煩就很大,跌不死我倒是不怕。

我給自己壯膽,“三樓掉下去也摔不死,最多斷手斷腳,你們信不信,把他摔個半死,我屁事都不會有,一群人渣!讓開,”我手上用了更大的勁,吳康仰麵向上,雨水落在他的鼻孔裏,那感覺很爽的。

吳康這個時候還嘴硬,“你小子敢惹我,我叫你吃不了兜著走。你要不現在把我扔下去,下次就會換成我把你扔下去!”

我下意識地想到,我們在四樓,扔下去多半死翹翹了。

他們同學還是給我們讓開了路,我想對於這樣私人性質的尋仇,不會引起一個班的同仇敵愾的,多半也有些人是來看熱鬧的,不過,我想他們肯定也不介意痛打落水狗,如果我們這方落了下風的話,肯定就會被他們添上一些拳腳。

可惜他們失望了。

我控製著吳康退到門外,其實,為了這點事就真的把他推下去的話,我想不通,他吳康可能也想不通,不就是打打架嘛,正常的男人哪個沒打些架,又不是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

“吳康,今天這事,我也不用你道歉了,聽說你也是賣電腦的,那咱們同行之間的競爭我不反對,如果玩陰的,我相信你的後果比今天更難看。你最好記著,不要以為我們大一的新生就好欺負。”

吳康滿臉的水,我把他推回他們那邊,然後以得勝者的姿態耀武揚威地走了下去。他們那些人也都老老實實地在樓道裏恭送我們凱旋。

下了樓,“老大,你剛才不會真的想把那人渣扔下去吧!”杜宇激動地問我。

“我有那麽傻嗎?摔下去真摔死了怎麽辦。”

“我看那小子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肯定還要找我們的麻煩!”張新手腕受了點傷,不過不要緊。

“他肯定還有後台,不過,肯定不是家裏的背景,而是在學校靠上了什麽人,不然他也不會去賣電腦,是吧,隻要我們下一次把他的後台給收拾了,他也就老實了,所以,我們不用怕,等著他找上門就是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