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我是來吃飯的

現在快到午飯時間了,我看一群群的高年級的學生都在往食堂奔了,昨天下過雨後,今天天氣已經沒有那麽熱了,在足球場上訓練的大一新生還沒到十二點鍾是不會結束訓練的,提前蹺課吃飯是高年紀學長的特權。

我給杜宇打電話,他說他馬上就好了,賣了兩台電腦,都是豪華配置,配置越好,我們的利潤也就越多。

當然,賣電腦隻是讓他們練練兵,培養培養生意頭腦而已。我當然不指望靠賣電腦發家。

我們學的是工商管理,當然最終目的是做老板,最次也應該做職業經理人,像唐駿那樣的打工皇帝,當然,我的目標不是給別人打工。

我和周冬雨來到二食堂,這個食堂離我們宿舍最近。我跟杜宇說,已經打好飯,讓他們弄完就過來。

我到這麽大還沒有過排隊的經曆,這剛上大學,許多事情都有了親身體會,這樣的感覺很好。

雖然沒到放學時間,但食堂裏麵依然是人滿為患。我看到我和周冬雨所在的一排人離窗口還有老遠的距離。

周冬雨和我都沒有用食堂的快餐盤子,而是回宿舍拿了自己的飯盒。周冬雨站在我前麵,艱難地往前挪動腳步。我有些心不在焉,也有些心浮氣躁,這個時候我真的恨為什麽中國這麽多人。

我想讓周冬雨一個人排隊,而我去找個位置坐著,但讓這個富二代一人拿四盒飯似乎有些為難他。

但見排在我後麵的是一美女,我也就釋然多了,我想,再漂亮的姑娘,你還是要吃飯不是,在食堂來還是要排隊不是。不過,她如果要插隊的話,我想我多半不會拒絕,但美女總是更愛麵子一些,在大庭廣眾之下公然插隊,我想她們做不出來。讓我這個沒臉沒皮的二世祖來做都有一定的難度。

不知道是哪個二流子,擠了一下我身後的美女同學,美女一個不注意,前胸就貼著我的後背了,這個親密接觸,讓我認識到,原來人擠人人挨人的排隊還有這樣的好處。

我轉過頭去,卻看到那個女孩臉色緋紅地看著我,“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唉,我想靦腆的女孩就是不一樣,明明是我得到了利益,她卻跟我對不起,好像她的胸是兩塊冰塊,很冰人一樣,其實,那感覺很火熱的啊。現在又是大熱天的,她就穿了一件體恤衫。

那個女孩見我盯著她胸前看,更加的不好意思起來,“難道是她故意的,”我突然生出這麽一個想法,不過,我看她的表情不像是裝出來的,“我叫楊小魚!”我自我介紹道。

女孩沒想到我回說自己的名字,尷尬地看著我,“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說我叫楊小魚!”我再一次重申我的名字。

“我……我叫潘曉婷!”這女孩居然就這樣告訴了我她的名字,我覺得我是不是應該乘勝追擊,“把你的電話給我!”我以一種不容置疑的口氣跟她說。

“你要電話幹什麽?”女孩依然一副動人的容顏,一點也沒有要提防我的意思,隻是不知道我為什麽要這麽做。

“拿出來啊!”我有些生氣似得說。

女孩居然真的就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我搶過手機,輸入了我的電話,並撥通,“以後有什麽事可以打電話找我!”我把手機還給了女孩。

女孩這才反應過來,我這是在變相的要她電話呢,她的臉不由一陣紅一陣白的,沒見過這麽與女孩子搭訕的。

我見女孩有些尷尬,甚至有些生氣,好像我不應該要她電話一樣,“你會打桌球嗎?”

“不會!”女孩子本來不想理我的,但她抬頭看到我的眼神,那麽真誠,似乎不該不會打。

“哦,那哪天我教你好了,你知道有個九球皇後的,也叫潘曉婷,人長得跟你一樣漂亮,人家可是世界知名的人物呢!不像我,就你知道我叫楊小魚!”

我本來還想調侃幾句,卻輪到周冬雨打飯了,我是不自覺地往前挪動的腳步,不知不覺就來到了窗口邊,而潘曉婷居然也不知不覺跟著我就過來了。

“那我要叫章子怡,你是不是還教我演戲啊!”潘曉婷洋溢著可愛的笑容等我背過臉去打飯的時候,在我背後說。

我想這女孩還真的單純啊。

要人電話隻是我突發的奇想,至於以後會不會給她打電話,我就不敢肯定了,甚至,我覺得我多半不會打,女孩雖然漂亮,但漂亮女孩那麽多。我剛來江大,就知道了校花林思雨,班花謝穎,還有那個燒烤女孩,我還不知道叫什麽名字,明年也會來我們學校,心中還隱隱纏繞著我們高中的校花,蘇倩倩同學。

每一個都是漂亮姑娘,每一個都值得你去喜歡,但我哪有那麽多心思去喜歡這些所有的女孩。

所以,等我打好飯和周冬雨離開的時候,根本就沒再主意那個叫潘曉婷的女孩,也沒有發現身後那一雙眼睛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我和周冬雨找了個位置坐下,不一會兒,杜宇和張新也走了進來,周冬雨遠遠就叫住他們。

我們還沒吃幾口,周冬雨突然哇的一聲,把嘴巴裏麵還在嚼的飯菜吐在了地板上,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呢,周冬雨已經不停的嘔吐起來。

“冬雨,你沒事吧!剛才還好好的,怎麽吃兩口飯就這樣了,飯菜有毒?”我急忙問。

周冬雨搖搖頭,臉色慘白的指了指他的飯盒,我們看到一截狀似蝴蝶幼蟲的那種東西,應該叫做菜青蟲的東西吧,我對這些可是不了解,反正,也就是說,我們在周冬雨吃的飯菜裏發現了一截蟲子。

我一下子也想嘔吐了,我還從來沒有過從菜裏吃到蟲子的經曆,我想周冬雨也是這樣的,畢竟,我們不是啄木鳥。

我急忙翻看我的飯盒,因為和我周冬雨打了一樣的菜。

乖乖不得了,我在我的飯盒裏發現了一截蟲子,還發現了一根頭發。

我也不顧形象的吐了出來,旁邊兩個妹妹厭惡地急忙逃離。

“老大,食堂裏麵的飯菜嘛,吃出來兩根蟲子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們不會這麽誇張吧!”杜宇和張新明顯沒有我們這樣的症狀。

我似乎還看到那條蟲子在蠕動,慢慢往我嘴裏鑽。

“老大,打死我,我也不想再來食堂吃飯了,太惡心了。”周冬雨吐完,趕緊去打了一杯雪碧漱口,順帶也給我打了一杯。

我想去找食堂的師傅理論一下,但我怕像莫文蔚對付周星馳一樣,拿一卷卷紙,‘吃到大便了,拿紙擦一下就是了’。

當然,擦的不是屁股,而是嘴巴。

我看著地板上的汙物,心裏更是氣惱,我的形象啊,剛才可是兩個美女在我身邊呢,連吃到一條蟲子都這麽大反應。

“老大,我們去外麵吃牛排吧,我簡直不想再踏進食堂半步了!”

“冬雨,別說是蟲子了,我高中的時候還吃到過老鼠尾巴呢!”張新本意是想勸全周冬雨,看開點,有了第一次,再吃到蟲子的時候也就不會有這麽大的反應了。

“你別說了,想惡心死我嗎!”周冬雨一想到剛才的景象,又是一陣反酸。

“還有更惡的呢,我吃到隻是老鼠尾巴,我一個同學吃到的是老鼠的腸子!”杜宇就是想惡心惡心周冬雨。

“張新,你別說了,你說得我都惡心了!”

“要不,我們去吃砂鍋吧!別去吃什麽牛排了,那玩意能天天吃嗎。”杜宇也覺得這飯再吃下去沒滋沒味的了。

我也不想天天吃牛排,就同意了杜宇的建議。

我們把沒吃完的飯倒進了出口處的泔水桶,看著那裏麵的紅白景象,我一陣惡寒。

我們走後,一個打掃衛生的大媽,走過去把我們吐的東西拖幹淨,嘴裏麵還念叨,“這幾個孩子肯定是大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