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迎新

司機很快就把我拉到江安大學的正大門,我付了錢,看到正門上橫著一條橫幅,“歡迎新同學!”許多新生拖著行囊,帶著家人,許多老生成群結隊。

我以後四年就要在這裏麵度過了!

這地方我其實是來過的。

去年,我們高中一個學長考進了這所大學,他和我關係不錯,我到省城來玩的時候,來看了看他。

今天我沒有打電話讓他來接我。

可我剛進校門就看到了他。

“小魚?”張淩正坐在一張桌子邊瞅著過往的人群,他頭上一塊牌子寫著工學院新生接待處。

“張淩,”我也沒想到是他,不過再一想也就釋然了,張淩是江安大學工學院學生會的人。現在大二了應該有了一官半職了。這小子就是一個天生的為人民服務的料,總是組織活動,接新生這樣的事當然少不了他。

張淩跑過來,接過我的行李,“你……你怎麽一個人來了!”張淩是轉校生,在我突然轉的兩年前,他還不認識我,所以,他並不知道我的真實份,隻是知道我家裏有點錢。

“我爸媽都忙,我就一個人來了!你是工學院的,我好像是經貿院的,你來接我這個新生不合適吧!”

“嗨,接誰不是接啊,再說,經貿院嘛,我有個熟人,我直接帶你去就是了!”張淩拿著我兩包行李領著我直接來到經貿院。

經貿院有一個老師叫程亞明和一個學生會的幹部叫陳孟正在地給新生介紹況並辦理一些手續。

“程老師,這位楊小魚是經貿的新生,我高中的校友,小魚,這位是程老師,”我叫了一聲程老師,程老師笑著點了點頭,看來這個張淩在這裏混了一年還蠻風生水起的,經貿院的老師也認識。

張淩對旁邊的一個有點小帥的學長說,“我一哥們,陳孟。老陳,交給你了,我那邊還忙呢!”顯然,張淩的熟人不是程老師而是這個老陳。

“行,沒問題!你叫楊小魚?”

“嗯!”我遞上我的錄取通知書,程老師看了看,發給我一些資料,以及一些入學的手續辦理流程指南什麽的。

我基本上瀏覽了一遍,填了填,交了一些表。

“楊小魚同學,你知道在哪裏繳費嗎?”陳孟問我。

我搖搖頭。

“那我帶你去吧!”老陳詢問了一下程老師的意見,就把我領到交費處的大門外。

“你自己進去吧,你的行李我幫你看著就是了!”我點點頭,張淩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能信任他。

交費處居然圍滿了人,排的隊足以讓我今天下午白排一場。

沒辦法,我不怎麽習慣插隊,本來要是動用一下關係,我用不著這樣的,但我還是老老實實的排著隊,裏麵全是剛入校的新生,各種表,各種狀態,但有一點是一樣的,那就是對即將開始的大學生活的向往。

這裏就是為之奮鬥了無數個夜夜夢想著的地方。

不知道我們這條隊伍為什麽移動得這麽快。居然過了兩個小時就輪到我了。

現在繳費全是通過銀行卡,即便你想繳現金也得自己去把錢存銀行裏,然後再來繳費。

我拿出母親給我的卡遞了過去。

我也不管他們在卡裏麵劃了多少錢,直接簽了字,領著發票走了出去。

我又回到報名處,把發票給程老師看了看,做了相應的備案。

“楊小魚,我剛幫你查看了一下,你的宿舍在暢園405!”陳孟這人倒是很。

“小魚,都辦好了吧!”張淩微笑著朝我走了過來。

“張淩,都辦好了,去宿舍就行了!”

“暢園405,那個地方好啊!那可是我們學校的風水寶地!”張淩故作神秘地對我微笑,並看了陳孟一眼,陳孟也是相視一笑。

我沒弄明白,這裏為什麽成了風水寶地,難道有學長失戀把下顎掛在沿上吊死了。

“走吧,我領你去,順便把上用品都給領了!”張淩在這個時候倒是發揮了老生的光輝的作用。

去年來一次也走馬觀花的,今天來更是有些繞。這生活區的學生宿舍太多了,要不是張淩領著,我都不知道暢園在什麽地方!

我們在樓下管宿舍的大媽那裏領了鑰匙,去了405,裏麵已經鋪了一張,因為明天還有一天的報名時間,所以還有兩個人沒來。

這是一個四人的標準宿舍,有衛生間,有電視,每個人都睡上鋪,下鋪是書桌也是放電腦的地方,每個人還有一個壁櫃。

裏麵的東西應該全是新的!

“環境怎麽樣?”張淩問我。

“還行吧!”先來的那一位不在宿舍。

我和張淩稍微坐了坐,然後就下樓把一被褥墊都給領了上來。

可我長這麽大還從來沒鋪過呢。

為了掩飾我的尷尬,我把被褥往寫著我名字的位上一放,然後就問張淩,“張淩,有個熟人在學校裏麵還就是好!晚上請你喝酒吧!”

“嗬嗬,咱兄弟說這些做什麽,這兩天都要接新生,我可能會比較忙一些,這會兒下麵的事還沒完呢,你先呆會兒吧,我忙完了再來找你!你手機號還是在新北的那個吧!”

“嗯,還沒來得及換!你去忙吧,呆會兒我去找你,請你吃飯!”

“什麽你請我,我請你的,咱不說那些,晚上叫上幾個兄弟我們去校外吃館子!”

張淩家其實也有錢的,人也特別的豪爽,當初我也就喜歡和這樣的人交朋友。

那年我剛上高二,張淩轉校來我們學校讀高三,那個時候,我準備學好,然後剛開學沒幾天,有次發生意外就和張淩的一個同學發生了口角,我火爆脾氣就想教訓一下他,那人好像也蠻橫的,而這個張淩呢,覺得我的脾氣還和他蠻配的,就居中調停,這樣一來二去,我和張淩也算成了朋友。

我說過,我們高中高三的畢業生差不多一半去了海外留學,剩下的一半大多數也去北京讀書了,江安也算是老牌名校,但卻不怎麽入我們學校那幫人的法眼,也隻有我這個沒怎麽讀書的廢材,才像撿到寶了一樣。也就是說,我們學校集中了新北市基本上全部的尖子生,我在班裏的水平偏下的很。?...??